大家谈

IMF中国主管:通过结构改革避免贸易体系瓦解

2017年09月04日 10:39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是全球自由开放贸易体系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只有加速结构性改革,才能确保高速增长可持续
嘉宾
詹姆士·丹尼尔(James Daniel)
于1992年加入IMF,现任IMF亚太部助理主任,此前任澳大利亚、西班牙、意大利及葡萄牙代表团团长。1997年起任英格兰银行经济学家。1998年起任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经济学家。他毕业于英国华威大学,为经济学硕士。

  【财新网】(驻华盛顿记者 李增新 实习记者 蒋梦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结束了对中国经济的年度“体检报告”,同时上调GDP增速和债务水平预期。如何平衡增长与可持续性、收入和社会公平,仍然是决策者面临的最艰巨任务。同时,作为全球最主要的经济体之一,中国政策也具有全球影响,国际环境又会反过来作用于中国。

  在IMF于8月15日发布2017年对中国“第四条款”(Article IV)磋商之前,IMF中国代表团团长丹尼尔(James Daniel)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指出中国需要以综合政策措施加速结构性改革,以解决储蓄率过高的问题、降低外部不平衡,以此做出表率、维护全球贸易体系开放。

  丹尼尔于1992年加入IMF,现任IMF亚太部助理主任,此前任澳大利亚、西班牙、意大利及葡萄牙代表团团长。1997年起任英格兰银行经济学家。1998年起任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经济学家。

  财新记者:与往年相比,你们今年最大的发现是什么?

  丹尼尔:我们最想传递的一个信号就是,现在是时候加速改革了,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经济增长保持强劲。应该趁着增长强劲的机会加速改革,来“安全地”使经济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

  今年我们两个最重要的发现之间有看似“对立”:上调了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中国在2017年至2021年的平均增速预计从去年的6.0%上调至6.4%),但同时上调了债务水平(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额预计从2016年占GDP的242%上升至2022年的300%)。也就是说,增长更快但同时风险更高,那么风险就必须被控制才能保障增长。这就需要通过改革来使经济再平衡,转向更少的债务支持、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

  我们已经看到了控制债务的努力,而且改革也在大范围内展开,过剩产能问题受到重视,地方政府融资在改善,尤其是在过去半年来,对金融部门风险的重视,都是非常明显的。接下来是加速改革。目前增长很快,那么经济就能够承受得起改革的加速,这就是所谓的“安全地”确保增长。

  首先是提振消费,可以通过政府支出和社会保障来实现,比如在养老金、医疗领域,让税收体系更具累进制,这些可以帮助降低中国已经很高的不平等程度。第二是要加大市场力量的作用,比如开放更多私有部门给外资。第三是保持对杠杆的压力,这可能会带来一些金融压力,也可能意味着要确认更多坏债。第四是保持宏观经济的可持续性,关注增长质量而非数量。中国当局正在向这个方向迈进,继续这么做是合适的。最后,关于政策框架,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金融可持续性、数据等方面,都需要继续改进。

  财新记者:说到宏观审慎监管和金融风险,去年第四条款磋商中,IMF建议监管部门间加大协调,今年有没有什么改变?

  丹尼尔:有很大改进,尤其是在金融部门。比如我们磋商期间,不同的监管部门每天都碰面交流。我们能明显看到监管改革当中有更多的联动、一致性。在不同部门之间,现在会有一个核心的关注点,然后围绕这个重心来采取行动。这是积极的进展。这主要是在一行三会、金融部门之内,接下来应该有更大范围内的协作,总体目标是增长模式的转变,比如国企改革。

  财新记者:当前的这些措施对控制信贷增长是否已经足够?

  丹尼尔:金融监管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但信贷、投资驱动的问题,又超出了金融部门,其他方面的改革也非常重要,也就是从整体宏观经济的角度,金融部门和非金融部门的改革,都需要深化。因此,要处理的不仅仅是债务存量,还有债务增量,企业效率的问题,过剩产能问题等等,需要从更广泛、更深层的角度来解决根本问题,预算约束与国企改革、房地产信贷等等,最终要提高增长的质量。

  财新记者:今年报告还用了一些篇幅专门讨论房地产市场,大体上是怎样的判断?

  丹尼尔:房地产市场方面,要从基本面上来确定什么样的价格是合理的,是非常难的。我们的结论是,如果房地产价格再进一步大幅提升,那么对于风险的担忧就会大增。要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建议提高宏观审慎监管。地方的措施有力,而且有可能继续加大。

  另外是要解决长期的驱动力问题。短期内当然有驱动因素,但要根本解决问题,还是要看基础。有一些事可以做:房地产税出台可以加快,解决土地供给问题,改善地方政府收入来源,要更少地依赖土地销售,以及改革社保体系。

  目前已经有一些城市采取租购同权、扩大土地供给等措施,这些都是让人备受鼓舞的。但为了让地方能够取得更大的进展,就需要有制度性的保障,就是说从中央层面要有改变。

  财新记者:在之前的“外部部门报告”中,你们提到人民币汇率贬了一些但符合基本面,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又在加大,现在值得担忧吗?

  丹尼尔:汇率贬值了一些,但与去年和今年相一致;经常账户顺差总体上已经下降了一些,但还是过多的。解决顺差过大的问题,汇率起到了作用,但根本上还是结构性的。外部失衡的主要因素还是过高的储蓄率。

  今年报告的一个主要结论是中国应该增加消费,降低储蓄。这不仅仅是对中国自身,也对全球贸易体系有意义。中国从市场主导的、开放的世界贸易体系中获益良多。站在我们这样一个国际机构的立场,过多的外部盈余,我认为是对全球贸易体系的一个威胁。

  财新记者:那么在展望中国经济前景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中美贸易战的风险?

  丹尼尔:我们在报告中写道,跨境一体化进程的倒退,对中国这样一个全球贸易体系中的重要一员来说,会出现比较大的打击。IMF模型的显示,如果美国对中国出口征收10%的关税,且中国允许实际汇率做出调整,那么中国的实际GDP增长在第一年将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如果中国采取报复行动,对美国进口征收类似的关税,那么其实际GDP增速将进一步收缩。然而,鉴于全球贸易关系的复杂性和汇率调整的不确定性,这种影响可能更大、更具破坏性。

  总之,以中国经济体量和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参与度来看,中国自身加速改革,将会产生全球性影响。推进结构性改革、降低储蓄率,这些做到了,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关于

与业界大家面对面,探讨行业热点与趋势,诊断市场脉络,解读投资逻辑,讲述创业故事。

视频
王长田:电影产业泡沫还没破

王长田:电影产业泡沫还没破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预测,今年中国电影总票房可能在500亿到550亿元之间;票房增速下滑原因在于票补少、影片质量差、经济形势严峻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