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

BP下游业务CEO:产能和库存挤压炼油利润率

2016年06月15日 11:06 来源于 财新网
BP集团下游业务首席执行官凃帆认为,中国和印度是全球石油需求最大的推动力,BP计划提升公司下游业务在两国的市场地位
嘉宾
凃帆
Tufan Erginbilgic于2014年10月1日起担任BP下游业务首席执行官。此前他曾任BP油品业务首席运营官,负责BP全球燃料一体化业务、全球油品业务和炼油,以及油品的销售和商务优化。他1997年加入BP,先后在欧洲多个国家担任炼油和营销相关职务。

  【财新网】(记者 黄凯茜)和其他国际石油巨头类似,得益于一体化战略,BP集团在低油价持续的第二年里,下游业务盈利能力补充了上游损失。2015年,BP整体净利润亏损65亿美元,下游业务盈利情况相当可观,息税前利润达到了71亿美元。这是公司5年来最高的水平,17美元/桶的炼油利润也是近三年来最高。BP集团下游业务首席执行官凃帆(Tufan Erginbilgic)近日在接受财新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主要是因为2015年的原油需求相比2014年还有较大幅度增长,增长量为日均180桶。

  展望2016年,BP针对炼油业务环境调低了预期。凃帆认为,2016年炼油业务利润率将会走低,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炼油行业过剩产能还在不断增加,二是汽柴油库存量已经高于历史平均水平。

  这一情况已经显现。2016年一季度,BP下游的税前利润为1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8%,但环比2015年第四季度增长50%。业绩报告报告分析指出,全球第一季度的炼油利润平均为10.5美元/桶,是2010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主要是受到柴油需求量降低、美国汽油库存库存较高的影响,预计在第二季度回升至12.7美元/桶。外部环境并不乐观,BP希望在石化领域实行差异化竞争策略,突出公司在生产PTA、PX和醋酸等产品的技术优势。

  谈及中国市场,凃帆认为,在发展中国家,中国和印度是全球石油需求最大的推动力,BP有计划提升公司的下游业务在中国和印度的市场地位。目前,BP与中石油合资的油品销售公司,在广东省运营着约500座加油站。凃帆向记者透露,在广东省的基础上,BP和中石油计划在其他省份开展加油站业务。

  财新记者:过去两年国际油价一直在下跌,各大石油公司的利润都普遍下降,利润的主要来源也从上游业务转向了下游业务。对于BP而言,下游业务是否成为公司的主要盈利支撑?

  凃帆:的确,在BP也是这样的情况。BP作为一家一体化的能源公司的优势在于,可以在油价波动的市场中,在上下游业务的价值链中作相应的调整,业绩表现更具韧性。

  财新记者:BP在年报的业务展望中,对2016年炼油业务整体环境的预期是比较弱的,具体有哪些原因?

  凃帆:2015年BP的炼油利润实际上是不错的,因为去年的需求增长是非常好的——增量达到180万桶/天,这使得炼油业务利润比较可观。之所以我们认为这块业务的利润在2016年将会走低,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方面的原因是炼油行业过剩产能还在不断增加;第二是汽油和柴油库存量已经高于历史平均水平。实际上,汽柴油过去五年的库存水平都是比较高的。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利润率一直在走低。

  财新记者:BP和中石油在2015年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包括页岩气勘探开发和下游销售的合作。目前下游业务的进展如何?

  凃帆:页岩气方面, BP与中石油已经就四川的页岩气区块签署了产品分成合同,取得了不错进展。我们同时在积极推进零售业务合资公司业务拓展。我们在广东省的下游零售合资公司中油碧辟,是一个独特的合作基础,我们正在寻找机会将业务拓展到新的地区。

  财新记者:PTA(精对苯二甲酸)行业在中国面临大量过剩,整个行业的开工率也不是很高,BP在中国的PTA业务会有哪些调整?怎么看下游化工产品的价格走势?

  凃帆:确实中国PTA行业正在面临着产能过剩问题,其结果就是目前利润被挤压得比较严重。PTA行业产能过剩,有人为推高的因素,那些不具有可持续性、没有经济竞争优势的产能需要被削减掉,不应该继续支持。

  BP在PTA技术方面是全球领先的企业之一,我们也把最好的技术应用于2015年投产的珠海PTA三期项目。与传统技术相比,珠海PTA三期应用的新技术具有更高效能,固体废物能减少95%、废水排放可减少75%,温室气体排放可降低65%,不仅在技术和经济性上领先,对环境也更为友好。

  财新记者:现在大家对中国的炼化行业有产能过剩的担忧,而且目前中国的炼化产能还在增加,这会影响BP在中国的业务吗?

  凃帆:BP在中国没有炼油产能,但是显然,炼油是一个全球性的行业,所以在中国新增的产能一定会对全球的行业有所影响。结果就是,任何在中国上马的新项目都会对全球的炼油产能以及炼油企业的利润产生影响。

  讲到石油化工行业,我们在中国除了PTA项目,在醋酸领域我们和中石化也建立了合资公司。虽然我们在石化领域的技术是领先的,但是由于产能过剩使得中国的石化业务利润率被挤压,我们也受到影响。目前,中国正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去除过剩产能,尤其是那些低效的产业产能,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举措。

  财新记者:前面你谈到了石油的供给侧。从需求侧来看,目前全球的新能源汽车和煤化工产业的发展,也在取代对石油的需求。BP作为一家国际性的石油公司,如何看待这种趋势,在自身产品结构或调整上有怎样的设想和对策?

  凃帆:2015年时,我们认为石油需求的增长还是比较强劲的,高于过去十年的平均水平。正如前面提到的2015年的需求增长是180万桶/天,这是过去十年平均水平90万-100万桶/天的2倍。增长的一个原因是,在像美国、欧洲的OECD国家和地区,由于本地价格较低带来的增长。此外,中国在汽油方面有非常旺盛的需求,需求量持续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加,对石油需求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所以在2015年,我们不认为这个需求有疲软的态势。

  我们预测在2016年依旧会是这样的情况,这也与国际能源署的预测相吻合:今年石油需求量大概会以每天130万-140万桶的水平增长,跟历史平均水平相比较,这还是一个比较强劲的增长水平。所以我们认为,至少在短期内石油的需求侧不会有大的问题。

  而在石化方面,中国的需求还是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譬如在建筑和建设领域,速度放缓使得对例如醋酸类产品的需求在降低。在PTA领域,需求的影响还是比较小的。

  财新记者:比如刚才您提到OECD国家,发达国家的需求增长现在是放缓了,而发展中国家的需求还一直在快速的增长,比如说中国和印度,BP对下游的业务布局会不会而有所调整?

  凃帆:没错,如果我们看中期,刚才我也提到像发达国家、OECD的一些国家,由于原油价格比较低,所以消费者也作出了相应的调整适应。这些国家的需求也有比较大的增长。

  但是从中长期看,我们认为比较明确的趋势就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将会成为对石油需求最大的消费国,是全球石油需求最大的推动力,所以BP也有计划提升公司在中国和印度的市场地位,特别是在下游业务领域。BP下游目前在中国有油品零售、石油化工、航油和润滑油的相关业务,未来要在现有的基础上继续拓展润滑油和燃油业务。石化方面,我们可能也会考虑继续追加投资,但前提是产能过剩问题能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财新记者:除了与中石油在广东的合资公司之外,是否考虑与地方炼厂合作扩展零售业务?

  凃帆:BP目前已经在某些方面跟他们有一些业务接触。比如说BP有世界最大的、负责石油贸易和供应的团队(Integrated Supply & Trading, 即IST),IST在某些方面正帮助地方炼厂提供原油,所以在原油供应和石油贸易方面已经有一些合作。

责任编辑:贺信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关于

与业界大家面对面,探讨行业热点与趋势,诊断市场脉络,解读投资逻辑,讲述创业故事。

视频
王长田:电影产业泡沫还没破

王长田:电影产业泡沫还没破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预测,今年中国电影总票房可能在500亿到550亿元之间;票房增速下滑原因在于票补少、影片质量差、经济形势严峻

专栏
热词推荐:
湖南广电许爱林 全聚德 中国杯 章建华 财新网 北京国安 常小兵简励 青海春天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雷洋案最新消息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