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 > 要闻 > 正文

特稿|同仁堂试水南非市场 中医药科学化仍是“硬伤”

2018年09月04日 11:1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同仁堂“以针带药,以医带药”的国际化模式,在南非取得一定成效;但中医药的药品准入问题仍待突破
2016年11月,创立于1669年的北京同仁堂通过收购方式进入非洲大陆。在南非的茨瓦内、约翰内斯堡和德班三座城市,开设了五家门店。同仁堂在非洲的投资规模不大,但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过去几年中非关系的深化。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特派记者 冷澄 发自南非 记者 张而弛)26岁的西布西索・穆朗戈(Sibusiso Mhlongo),出身于非洲内陆国家马拉维(Malawi),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北京同仁堂分店已经工作了将近一年零八个月。

  穆朗戈现在不仅能用中文流利地说出“乌鸡白凤丸”“玉凤凝心片”,还能准确地用中药戥秤,顺医嘱抓药方。他英语流利,会说莫桑比克方言,到店客人喜欢和他用母语沟通病症,再到柜台买药。对于没有病痛的客人,穆朗戈会推荐黄芪,这也是他自己最喜欢的一味中药,可用来强身健体,增强免疫力。

  2016年11月,创立于1669年的北京同仁堂通过收购方式进入非洲大陆。在南非的茨瓦内(Tshwane)、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和德班(Durban)三座城市,开设了五家门店。将近两年之后,这家“中华老字号”在南非已有5名医师轮流坐诊,30多位员工在岗,其中85%是像穆朗戈一样的当地员工。

11
北京同仁堂约翰内斯堡分店内, 26岁的非裔员工西布西索・穆朗戈向财新记者展示如何使用中药戥秤。图/财新记者冷澄

  “欧洲市场对中药接受度不高,一是因为西医占领了市场,二是因为中药苦涩,不利于他们接受。但南非不同,中药的群众基础很强,因为他们跟中国人一样,认为天然植物药品‘良药苦口’。”北京同仁堂非洲首席代表钟鹏向财新记者表示。

  9月3日至4日,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在北京举行,外界主要关注大型基建工程和帮非洲国家“造血”的工业园区。同仁堂(03613.HK)在非洲的投资规模不大,但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过去几年中非关系的深化。

DSC02626_副本
北京同仁堂南非约翰内斯堡分店。店铺位于郊区中国城集市二楼一隅,药品柜台的设置上中药草与南非当地草药共同陈列,主打“无副作用”。 图/财新记者冷澄

  中国“百年老店”进入非洲大陆,仍面临棘手的准入问题。中医药长期以来都缺乏药理科学验证的能力,一直未能实现标准化和科学化。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院长徐宏喜指出,“中医药企业需要克服中药‘说不清、道不明、听不懂’的弊端,采用现代科学技术阐明其产品的物质基础及作用机制。”目前,中药产品往往以食品或营养补充剂身份进入国际市场,而能否获得药品身份,是“走出去”的关键突破口。

  在南非,此前较为宽松的药品准入环境正在收紧。新的《药品及相关物质法》(Medicines and Related Substances Act)要求,相关药品必须证明自身安全性和有效性。一旦法案在具体执行中过严,同仁堂在非洲市场将面临极大的冲击。

非洲仍是“蓝海”

  中医药在非洲并非毫无基础。数十年来,伴随着中国援非的脚步,中医药在非洲市场也埋下了种子。

  根据国务院新闻办2016年发布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中国从1963年开始向亚非拉国家派遣医疗队,中医药人员约占医务人员总数的10%。近年,中国加强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开展艾滋病、疟疾等疾病防治,先后派出中医技术人员400余名,分赴坦桑尼亚、科摩罗、印度尼西亚等40多个国家,采用中药、针灸、推拿以及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疑难重症。

  在业内看来,与欧美国家相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适合推动中医药“走出去”。这一方面有文化因素,东亚和东南亚国家对中药有历史认同,非洲文化中也包含传统草药因素,这使这些地方的政府普遍对草药采取一种相对开放的政策;另一方面,中药价格比西药便宜,在蚊虫叮咬、骨伤等方面又具有独特疗效,也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发展。

iphonetrt_副本
北京同仁堂南非约翰内斯堡分店。店铺位于郊区中国城集市二楼一隅,周末顾客济济。 图/财新记者冷澄

  根据中国商务部今年5月发布的数字,2017年,中药材一共出口22.35万吨,同比增长9.51%,但受国内部分药材价格下跌影响,中药材出口额为11.39 亿美元,同比微降2.23%。以出口数量计,83%的中药材出口目的地为亚洲,只有约3%出口到非洲,显示这里还是一片“蓝海”。

  在南非,政府对草药曾一度实施较为宽松的备案制,将其视为补充药品(complementary medicine)。据徐宏喜介绍,在2002年,南非政府曾要求市场上各类草药制品申报登记,之后可合法销售。

  以此为契机,中国和南非的一些中医药企业完成了注册,使中药制品进入南非零售市场。如今,风油精、仁丹、红花油、花露水、六神丸等已在非洲建立起市场信誉,云南白药、丹参滴丸等产品也已落户南非。

  同仁堂2016年11月完成了对当地5家中医药门店的收购,控股经营“北京同仁堂非洲有限公司”。截至今年7月底,同仁堂在南非共获得300多种中草药的销售许可。

  据钟鹏介绍,同仁堂的海外发展思路是“以针带药,以医带药”,除了在门店和诊疗中心提供针灸、会诊,还定期在社区开展免费义诊,用实际疗效树立口碑,吸引回头客。经过将近两年的努力,同仁堂在南非上流社会和民间形成了一定的品牌认知。

  但现阶段,同仁堂的南非业务主要靠针灸、推拿等医疗服务获取收入,中药处于前期培育阶段,所以需要“以医带药”。针灸、推拿,目前已被南非部分医疗保险覆盖,但将中药纳入当地医保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这样的商业推广政策,源于中医针灸疗法的部分先天优势。在西医局部疗法无法根治的创伤面前,部分疑难杂症患者转向了针灸。在位于约翰内斯堡中心城区的同仁堂总部,财新记者遇到了一位替儿子前来问诊的南非妇人,她儿子因车祸出现脊椎损伤,要定期请医师施药、施针。这位妇人告诉财新记者,每次施针要花700南非兰特(约合人民币350元),较一般药物稍贵,但在缓解脊椎等神经性病痛的治疗上非常有效。

  钟鹏表示,一些有特别功效的中药在当地十分畅销,比如梳理血脉经络的玉凤凝心片、调经促孕丸、六味地黄丸等。部分与南非当地草药有类似功效的中药,则需在价格上与竞品接近,以便消费者接受。

DSC02638_副本
北京同仁堂南非约翰内斯堡店内,几味著名中药如党参、丁香、茯苓以袋装形式出售。价格在100兰特(约合人民币50元)上下不等。图/财新记者冷澄

中医药的“硬伤”

  长期以来阻碍中医药“走出去”的问题,仍然困扰着同仁堂。许多中药的疗效无法用科学方法证明,中药在不少欧美国家都遇到注册难题,至今尚未有一款中药以药品形式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

  南非此前的备案制相对宽松,只需说明药品成分。但2013年,南非决定整治药品市场,对《药品及相关物质法》提出修订,要求生产补充药品的当地和外国企业在2019年12月前完成药品的重新注册。在注册时,药企需证明其药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否则不得进口和销售。

  “这一法案可能会扼杀所有当地的自然植物类药剂。”钟鹏援引一位南非当地植物学家的观点称,“不仅仅针对中成药,对非洲传统医药也将带来非常严重的打击。”

  面对即将来临的行业洗牌,据钟鹏透露,同仁堂准备了几套过渡期的应对“打法”:一是继续销售当地合资方的库存商品;二是在过渡期内,加大中草药产品的进口和销售力度,扩大中医药在当地市场的影响力,同时准备在南非出售更多同仁堂的化妆品、食品和饮料等,以促进营收;三是继续与法规制定部门和监管部门沟通,看法案在落地过程中如何实施,以实现平稳过渡。

  同仁堂还计划,与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共同成立研究科室,合办针灸培训课程,希望通过集团支持的形式,带动当地学生研究中医药对南非病症的效果,让南非当地的研究成果说话;还设想与南非金山大学联合成立中非传统医药协会,强化战略联盟,为传统医学增加话语权。

  政策壁垒给中医药在南非的未来增加了不确定性。钟鹏称,他对非洲同仁堂最终实现盈利仍抱有信心,因为中药在理论体系上比其它国家的草药完备,南非人对药用植物学也有一定的认同。

  同仁堂在南非市场的“不确定性”一旦得以解除,就考虑推进在南非建厂。此前,同仁堂在2017年8月与中非发展基金、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签署了三方合作备忘录,希望在南非建立一个从种植、收购、生产加工到成品的供应链。

  徐宏喜则建议,中国政府应该进一步支持和推动业界与学界合作,制定、完善和执行中药种植、加工炮制及其产品生产的规范化和标准化;国内在开展中药产品临床研究时,如能实施严谨的中药临床验证,提供令人信服的临床研究数据,并使用国际通用的科学语言、名词术语、检测方法和质控标准,就有望实现中医药的科学化和现代化。

责任编辑:李妍 | 版面编辑:吴秋晗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肖亚庆 中央军委 曹永正 秦晖 非法集资 去杠杆 卢旺达 埃博拉病毒 亟待 渐冻症 陈一新 李显龙 中央委员 朝鲜核试验 社会抚养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