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快讯

上市17年亏损超5亿 僵尸企业昌九生化恐卖壳求生

2016年04月18日 07:58 来源于 财新网

  证券时报网消息 2015年流动负债是流动资产2倍,出售昌九农科或为天赋资本运作壳资源做准备

  回生无望的昌九生化(600228.SH)这次恐怕只有靠卖壳求生了。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出身化工的昌九生化俨然已成为僵尸企业。上市17年,扣非净利润累计亏损超5亿元,流动负债超过流动资产,公司大部分资产闲置。截至目前,仅有子公司昌九农科在正常经营。而就在4月15日,昌九生化发布补充公告称,公司牵手上海天赋动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简称“天赋资本”),出让昌九农科部分股权。

  唯一正常经营且能盈利的资产为何要出让股权?

  4月15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可能为了规避一些重大资产重组或借壳上市的认定,昌九生化牵手天赋资本的目的暂时不太明朗,但卖壳的可能性较大。

  其实,落得这番田地的昌九生化也曾响彻资本市场,成为众多小散豪赌的对象。2003年,庄股昌九生化被爆炒,泡沫破灭后一周狂泻41%。10年后的2013年,因为豪赌赣州稀土借壳,昌九生化再遭爆炒,最终希望破灭,超2.8万股民被坑。

  针对市场上的猜测,4月15日,昌九生化证券部韩姓人士回应长江商报记者时称,暂时不清楚。

  近三年公司流动负债均超流动资产

  重组梦碎后再上路的昌九生化点燃了众多小散的豪赌激情,而昌九生化早已沦为僵尸企业。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昌九生化的总资产还有5.13亿元,负债3.71亿元,但不少资产属于闲置资产,且无法重新恢复生产。作为考核公司能否正常经营重要指标的流动负债与流动资产,近三年来,公司的流动负债均超过流动资产,2013年、2014年、2015年,流动资产分别为2.68亿、2.50亿、1.66亿,对应的流动负债为6.70亿、4.22亿、3.35亿,流动负债远超流动资产,去年的流动负债更是流动资产的2倍。

  其实,在总资产与总负债方面,也显示昌九生化家底非常有限。2013年,昌九生化总资产为6.72亿,但总负债达7.13亿,资产负债率高达106.17%,公司已经严重资不抵债。这种局面,是在控股股东昌九集团及实控人赣州工业投资集团豁免大笔债务后才得以缓解,但2014年、2015年的资产负债率仍高达70%以上。

  “昌九生化上市后,没出现过亮眼的业绩,即便赚钱也是微利。”4月14日,曾豪赌过昌九生化的投资者董先生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他曾前往江西实地探访过,得出的结论是公司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

  诚如董先生所言,1999年上市的昌九生化,长期挣扎在盈亏一线。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昌九生化年报显示,17年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9年为正数、8年为负数,最赚钱的是2001年,扣非净利润达到2349.63万元,也就是在2000年、2001年两年盈利过千万的年度共计分红0.18亿元。相较9年盈利,8年亏损的数据有些难看。2010年亏损近亿元,2013年亏损额扩大至1.54亿元。初步统计发现,17年来,扣非净利润为-5.06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2009年以来,昌九生化扣非净利润均为负数,为此,公司背负着艰巨的保壳任务,为保壳付出的成本超过亿元。

  2009年、2010年,公司相继两个年度亏损,面临暂时退市危机。2012年、2013年同样出现连续两个年度亏损。为了保壳,昌九生化及其大股东昌九集团可谓费尽心机。2011年,公司获得化肥生产经营一次性财政补贴款1.6亿,而当年,营业利润为-0.96亿,顺利实现扭亏。2014年,除了获得0.81亿元的政府补助外,还获得昌九集团1.6亿元债务豁免、512亩土地抵偿1.3亿元债务等紧急措施,才达到扭亏目的。

  即便通过外力两次成功扭亏保住了壳,但沦为僵尸企业的昌九生化已回生无望。

  昌九生化2015年年报称,公司大部分资产处于停产状态且无法再恢复生产,虽然昌九农科取得了较好经营业绩,但由于已停产的闲置资产体量大,加上公司债务利息负担沉重,导致公司亏损。

  近年来,昌九生化债务高悬,由此产生的利息支出也不菲。2014年、2015年,昌九生化贷款利息支出分别为0.38亿、0.16亿。

  化身庄股2.8万小散“豪赌”折戟

  回天乏术的昌九生化其名声也曾响彻资本市场,成为小散豪赌的对象,不过,超过2.8万名小散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01年至2003年,业绩一般的昌九生化可谓是当时的一大牛股,股价由最低的6.03元上涨至24.09元,涨幅高达4倍。历经除权送股后,2002年8月27日,股价升至21.20元,复权计算,股价33.92元,涨幅5.5倍。

  昌九生化的走牛吸引大量小散追逐。长江商报记者知晓的几名投资者当时追逐过昌九生化,在高谈纸上富贵得来之易的瞬间,连着8个跌停板让他们十分懊悔。

  2003年9月22日开始,昌九生化突然逆转,持续狂泻,连打了8个跌停,到10月13日,股价由16元跌至5.96元,狂跌10.04元,断崖式下滑63%。

  大浪过后留在沙滩上的裸泳者终于暴露,昌九生化是一只庄股。

  公开信息显示,湖北十堰人葛建飞持有3000万股昌九生化被套,便联手周卫军做庄,通过融资、诈骗等手段获得16.79亿元,在全国49家证券营业部使用212个账号、3314个证券账户,采取自买自卖的“对倒”交易方式,操纵昌久生化交易价格。在873个交易日中,共有767天存在“对倒”行为,累计对倒量为2.07亿股。

  随着昌九生化崩盘、葛建飞等人也落入法网。大量追逐的小散被昌九生化深套,只能暗自摇头叹息。

  然而,历史的一幕在10年后重演。

  沉寂资本市场10年的昌九生化因为借壳赣州稀土预期,引发市场无限猜想。

  小散曾先生向长江商报记者描述当时追逐昌九生化的情景时称,2013年春节,朋友老刘到家里拜年,颇为神秘地说,60万元积蓄外加借款50万元全押在了昌九生化上,没有钱买礼品。老刘指点他也押宝昌九生化,这个指点就当是拜年礼物。

  曾先生将昌九生化纳入自选股。春节后,昌九生化一路上涨,到当年5月9日,股价已从从17元左右攀高至40.60元。曾先生忍不住投资20万元,在34.7元时,他果断出货,获利不菲。

  不过,老刘就没这么幸运。2013年11月3日,随着威华股份借壳赣州稀土消息的发布,昌九生化迎来了连续10个跌停板,股价从29.02元狂跌至10.13元,10个交易日狂泻65%。

  据查,彼时的昌九生化股东,除控股股东昌九集团外,均为小散,股东持股数超过2.8万户。

  天赋资本或是为了买壳

  沦为僵尸企业、频繁被炒的昌九生化或靠卖壳求生。

  4月13日,有小散向长江商报记者称,昌九生化此次重组成功的可能性较大,只是停牌太突然,没有早点进去赌一把。

  3月15日,昌九生化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至今。多份公告显示,在去年处置闲置资产未成功的情况下,公司拟打包出售已经停止生产的闲置资产,同时,引进天赋资本,引发市场猜想无限。

  山西证券一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作为江西赣州唯一的上市平台,昌九生化的重组极有可能在当地进行,政府保壳的可能性较大,将优质资产置入、不良资产置出,从而保住上市公司的壳。

  不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认为,当地能不能拿出更多优质资产重组是一个大问题,两年前,赣州国资委主导的赣州稀土也考虑过借壳昌九生化,最后也是以失败告终。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重组中,天赋资本成立产业并购基金,收购昌九生化唯一正常经营的昌九农科除昌九生化外其他股东持有的股权,以及昌九农科全资子公司如东农科不超过49%股权。昌九生化称,此举是实现公司对昌九农科绝对控制,昌九农科将以出售如东农科股权资金建立专项储备资金,用于应对南昌基地搬迁所造成的清偿银行贷款、职工安置等一系列问题。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天赋资本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其官网介绍称,公司曾帮助多家企业上市、重组。

  那么,昌九生化引进天赋资本目的何在?

  沈萌认为,目前,A股市场炒作壳资源盛行,一些资本掮客疯狂“摘壳”,很多PE也充当资本掮客,参与买卖壳资源。

  于昌九生化而言,纵观国内PE,一般很少会去接手一个业绩非常一般且没有太多增长空间或概念的企业。从这方面看,天赋资本此举就是为了买壳。从操作层面看,昌九生化的大量闲置资产是卖不出去的,只能通过重组或卖壳时进行资产置换清理出去。昌九生化出售唯一具有盈利能力的昌九农科,方便引进天赋资本,为日后运作壳资源做准备。

  上述山西证券人士认为,通过重组(包括卖壳)将不良资产置出上市公司,一定程度上也可看作是清理僵尸企业的一种手段,处置不良资产耗资不菲,重组可以募集资金。

  昌九生化是否真的要卖壳?4月15日下午,昌九生化证券部韩姓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暂不清楚是否会卖壳。至于如何扭转公司劣势,公司正在做多方努力。

  122家“A股僵尸”3年获307亿补贴续命

  长江商报消息已披露年报上市公司中144家连续3年扣非净利为负,政府补助加码去年约为前年两倍

  □本报记者沈佑荣

  资本市场上远不止一家昌九生化。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Wind数据调查发现,截至4月16日,在1725家已披露年报上市公司中,144家连续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数,其中大多集中于传统的钢铁、化工、煤炭、水泥、玻璃等行业。而这些资不抵债、扭亏无望的僵尸企业除了甩卖资产外,大多靠政府补助“续命”。记者初步统计发现,144家僵尸企业中,连续三年获得政府巨额补助的达122家,三年累计获得“红包”307亿。

  “业绩越差的公司越是拖到最后披露年报。”4月16日,中信证券肖先生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预计今年的僵尸企业将达到270家左右。

  那么,这些回生无望的僵尸企业为何能获得如此扶持呢?

  连日来,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联系一些地方相关人士,其均未作答。而一些上市公司则对获取政府补助习以为常,甚至有公司理直气壮地表示“合理合法”。

  4月15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受前期投资等多重因素制约,很多情况下是无奈持续给僵尸企业输血。在他看来,出清僵尸企业是一个庞大工程,要依照政策通过市场化手段逐渐化解。

  亏损面继续扩大,逾百家企业三年累亏1400亿

  备受市场诟病的僵尸企业规模还不见缩减之势,其亏损面在进一步扩大。

  长江商报记者以连续三年扣除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指标,查询发现,A股市场上,僵尸企业数量未见减少。

  截至4月16日,1725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015年年报,其中144家连续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数,共计-575.19亿元,而近三年,这一指标值合计为-1555亿元,其中,亏损过亿的超过一半,达到78家,2013年、2014年,亏损过亿的分别为76家、77家。从亏损过亿的企业合计亏损额来看,2015年78家共计亏损548.74亿元,比2013年422.12亿元、2014年的508.97亿元均有所扩大。

  中信证券肖先生表示,上市公司中僵尸企业数量远不止这些。每年4月30日为最后年报披露截止日,大量业绩难看的公司多选择最后日期披露,预计今年的僵尸企业将达到270家左右。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上述144家僵尸企业中,分布在钢铁、水泥、化工、造船、汽车、造纸等传统行业。去年的亏损王重庆钢铁扣非净利润高达93亿元,同处亏损阵营的还有马钢股份、杭钢股份、凌钢股份等。2014年的亏损王中国铝业以-64亿元屈居亚军,洛阳玻璃、彩虹股份、金杯汽车、*ST夏利、昌九生化、云天化、*ST新梅等是亏损名单上的常客,而曾经的高价股股王中国船舶也首次登陆僵尸企业榜,其连续4年营业利润为负数。值得一提的是,华晨集团旗下的金杯汽车及申华控股两家上市公司均上榜。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还发现,从负债角度看,144家企业负债9622.10亿元。如果以连续三年获取政府巨额补助来统计,上述僵尸企业中有122家,其近三年亏损达1400亿元,这些企业负债合计也达到8852.31亿元。

  补贴不足扭亏,再显报表重组财技

  144家上市僵尸企业持续活跃在资本市场,或得益于巨额政府补助。

  长江商报查询发现,去年,144家僵尸企业中有122家获得政府现金补助,政府补助总额为146.84亿元,补助过亿元的达23家,如中国远洋、中国铝业、*ST南化,仅此三家补贴合计高达70.85亿元。2013年、2014年,获得政府补助的企业分别为122家、125家,补助总额分别为73.58亿元、86.76亿元。数据显示,随着企业亏损面扩大,政府补助在不断加码,去年的政府补助约为前年的两倍。

  此外,144家僵尸企业中连续三年均获得政府现金补助的有122家,2013年、2014年、2015年的补助金额分别为73.58亿、86.63亿、146.78亿,合计为307亿。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造纸企业银鸽投资不仅是污染和耗能大户,同样是严重资不抵债的僵尸企业。2013年、2014年分别亏损2.79亿、7亿。而去年,政府补贴高达2.2亿元,助其顺利扭亏,实现0.47亿元的微利。回溯其公告发现,除了1.69亿元的经营扶持奖的政府补助,还有1.9亿元土地补偿款,政府提供收储加补贴方式帮助银鸽投资摆脱退市危机。

  同样已经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数的*ST夏利,去年营业利润为-15.46亿元,而营业外收支净额达15.77亿元,其中政府补助5.63亿元,政府补助帮其实现了0.18亿的微利。

  连日来,针对政府补助事项,长江商报记者联系多家上市公司及当地政府,均未作答。如河南漯河市政府工作人员得知记者问及对银鸽投资的政府补助后称“不清楚”,立马挂断电话,而银鸽投资证券部人士也称不知情。金杯汽车相关人士答复称公司获取政府补贴是有政策的,合理合法。亦有产能严重过剩的化工企业人士显得很无奈,称“生产不能停”。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如若不是政府发放的“红包”,难逃退市厄运的上市公司不在少数。如马钢股份、泸天化、春晖股份等众多公司,均获得数额不小的补助,泸天化、春晖股份等公司获得的补助超过企业净利润两倍。

  针对为上市僵尸企业“续命”,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上市僵尸企业大多依靠市场以外的人为因素,其净利润走出“212”(两年亏损、一年微利)路线,以此保壳。在他看来,除了通过政府救助实现保壳外,还有类似于*ST博元,通过报表重组成功逃脱退市厄运。

  “*ST川化早已严重资不抵债,账面累积亏损高达25.8亿元,原本应是标准的‘连续6年亏损’,早该退市。”董登新说,*ST川化在获得的政府补助仍然不足以扭亏情况下,便靠报表重组,勉强续命。

  董登新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类似靠报表重组扭亏的僵尸企业还有不少,如厦华电子,至去年底,也已是连续6年的亏损或微利,每股净资产不足3分钱,每股未分配利润为-5.47元,账面上累积亏损高达28.6亿元。还有彩虹股份,至去年底,每股未分配利润为-5.08元。彩虹股份每隔一年就猛亏一次,靠的就是报表重组的效果,得以保壳。

  出清僵尸企业要靠政府与市场合力

  如何让疾病缠身的上市僵尸企业积极治疗、回归健康轨道,除了依靠市场之手外,或许还需政府主导的多方合力。

  上述中信证券肖先生表示,僵尸企业的形成有多方面因素,如行业周期、盲目扩张导致的布局不合理、政策性亏损、技术跟不上市场形势、企业内部管理等,如钢铁、煤炭等传统企业,都属于这类问题。这些上市僵尸企业之所以难以退市,有的是脸面问题,有的是银行担心其破产而无法收回贷款,更多的则是资产处置和人员安置难题。

  肖先生称,僵尸企业危害显而易见,不仅抢夺健康企业资源,吞噬社会资源,更为重要的是,其三角债、关联担保等多种经济活动还会传导至健康企业,形成僵尸经济,而上市僵尸企业的危害性则就更大。在他看来,出清僵尸企业,要分类施策,民营资本控股的僵尸企业应更多地以市场手段进行,逐步关闭,属于行业周期性的应进行适当调整,对于布局不合理的应及时扭转。

  公开信息,去年以来,国家提出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等策略,市场解读为清理僵尸企业是化解产能过剩、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关键点。目前,国资委正研究制订工作方案,力争用3年左右基本完成“僵尸企业”处置主体任务,到2020年前全面完成各项工作。

  公开报道显示,国家发改委、国土部等多个部门已在积极行动,不少省市已开始对僵尸企业进行调查摸底。

  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清理僵尸企业更多要依靠市场调节手段,在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同时应强调并购重组,淘汰落后产能,集中优质资产,才能增强经营能力。

  董登新则表示,如何盘活僵尸企业,是一个十分庞大而艰巨工程,需要汇聚多方合力,共同盘活这盘棋。在人员安置及资产处置方面,需要政府出政策主导,地方政府要有大局观,僵尸企业本身及员工也要充分认识到现实困境,积极配合支持。在他看来,只有通过政府和市场两只手一起努力,才可能化解僵尸企业困境。



(本文由证券时报网授权财新网刊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部分或全文翻印、转载)
版面编辑:卢玲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宝能华润 反对万科重组 中俄 高铁 李庆奎 万科 秦致 重庆迪斯尼 选址方案 钢铁 深交所 万科 高考状元卖笔记 最近为什么日元升值了 曹建方 英国退欧对中国的影响 程晓健晋升少将 中国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