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 > 要闻 > 正文

达能光明分手

2007年10月16日 13:27 来源于 caijing
达能将其持有的20.1%股权以每股4.58元的价格协议转让给光明乳业大股东,并付出了4.1亿元作为赔偿



  在因重大事项停牌一日后,光明乳业(上海交易所代码:600597)10月16日发布公告,称该公司第三大股东达能亚洲有限公司(下称达能亚洲),已经和其并列第一大股东上海牛奶(集团)有限公司和上实食品控股有限公司协商一致,达能亚洲将其持有的光明乳业20.1%股权以每股4.58元的价格协议转让给后两者,两家公司各接受10.005%,转让款合计为9.55亿元。
  公告披露,在股权转让后,达能亚洲将不再持有光明乳业股权,上海牛奶集团、上实食品持有光明乳业股权比例均将上升为35.176%。此次股权转让还需获得证监会和商务部的最终批准。
  同时,光明乳业与达能方面于2001年9月签订、2006年8月修改的“商标及技术许可协议其达能酸奶品牌使用权”的合作也同期终止。根据光明乳业与达能日尔维公司于2001年9月及2006年8月签订并修订的许可协议,达能公司许可公司以非独占和不可转让的方式在中国大陆地区无偿使用其“达能”注册商标和技术。
  鉴于公司股东上海牛奶集团和上实食品作为一致行动人收购达能亚洲所持公司股份,双方同意在达能公司承担公司于前期推广和销售使用“达能”注册商标和技术生产的产品过程中投入的市场、渠道等销售费用3.3亿元补偿款的同时终止许可协议。
  而今年5月,达能在将酸奶子品牌“碧悠”转交蒙牛后,双方就已经结束经营方面的合作,当时因提前终止合作合同,达能已向光明赔偿8000万元。
  至此,光明乳业与达能彻底结束了两者的股权关系。达能也为此付出了4.1亿元赔偿。
  达能集团就退出光明股权一事,发来书面声明称,达能于2000年投资光明乳业,并与光明乳业在产品、技术和企业管理等领域展开了成功的合作,并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此次,基于各自发展战略的需要,双方达成了转让股份的协议。
  光明乳业新闻发言人龚妍奇表示,达能股权转让后不会对光明乳业的业务有大的影响,达能产品的销售额在光明业务量中比重不大。龚妍奇还表示,此次股权转让与大光明集团的整合关系不大,是基于各自发展的战略需要,经过多方协商所达成。

“同床异梦”
  据接近光明集团高层的人士透露,达能提出要退出光明乳业,已经有多时,今年上半年以来双方负责人和法律代表就对股权转让事宜,进行了多次商谈。
  接近光明乳业董事长王佳芬的人士透露,以强悍作风著称的王佳芬当年执意引入达能,也是想其团队具有更大的自主权。但是大光明集团成立后,光明乳业成为大光明的“孙子”公司,这一希望已经成为泡影,光明乳业战略将更大程度服从于上海第一大食品集团的全局(参见杂志2007年第18期文章“大光明重组寻找线索”)。
  达能与光明乳业的合作最早则可以追溯到1992年,双方以各占一半的股权结构投资390万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开始了达能酸奶的第一次合作;1995年双方再度合作,以82%比18%的股权结构投资900万美元,成立合资公司生产销售达能鲜奶。这两家公司均由达能负责经营。
  据了解,从2001年以来,达能就一直在寻求控股光明乳业的可能。2006年6月,大光明集团重组前夕,达能从上海牛奶(集团)有限公司手中收购了光明乳业4409.94万股国有法人股,将其持股比例从5%增至目前的20.01%,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随着大光明集团战略规划出台,达能希望进一步增持以获得“控股权”的希望也已经渺茫。对此,达能早已萌生了退意。
  有行业分析师认为,达能的退出只是时间问题。达能在中国向来都收购第一名的公司。光明乳业在2002年、2003年处于行业全国第一的地位,但最近三四年来一直走下坡路。达能与蒙牛今年4月建立合资公司,就是达能退出光明乳业的先兆。范易谋已经表示,达能决定转向与蒙牛合作专攻乳酸制品。
  而对于达能退出,光明乳业考虑更多的是自己的发展战略和自主品牌问题。今年5月,达能提出提前三年收回“碧悠”品牌,并转投“蒙牛”后的一个月,光明乳业便闪电般推出了自己的酸奶品牌“畅优”,以相似规格的包装和产品设计推向市场。
  对于被市场认为遭受雪藏的“光明”酸奶品牌,光明集团也早已有了自主发展的意图。光明乳业发来声明表示,光明乳业在中国一直是新鲜乳品,尤其是新鲜酸奶的领先公司,在与达能的合作过程中,光明更加练就了自身经营酸奶的综合能力。达能出让股权后,光明在产品品牌管理上也会简单化,有利于集中资源做好光明品牌,巩固光明在新鲜酸奶方面领先的行业地位。
  结束了与达能集团的股权合作关系后,光明集团也还在继续寻找合适的战略投资伙伴。高盛与大光明集团于今年1月签订了一份战略合作备忘录,之后与光明频频接触。光明集团有关负责人也曾称,还将继续以做大“光明”品牌为基础,积极寻找合适的海外大投资商进行合作。
  达能退出光明乳业也并非意味着其放弃酸奶市场,相反,其还在全球继续致力于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目前,达能已经和印度Dynamix奶制品公司进行了合作事宜的商谈,达能高层也已经多次赴该公司进行考察。

意在与娃哈哈和解?
    达能也不愿意放弃中国饮料市场,尤其是娃哈哈,这一中国目前最大的本土饮料品牌。
    上述接近光明集团高层的人士还透露,达能退出的提出也还与娃哈哈的合资纠纷有关,退出光明乳业是其向娃哈哈因“同业竞争”问题,做出的妥协条件之一。
  记者多方了解到,虽然达能娃哈哈合资纠纷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双方也都进入了各自的诉讼程序,但达能仍未放弃与娃哈哈和解的想法,并且通过各种渠道仍在努力。9月底,达能还为此特意召集法律界人士在上海召开了有关双方纠纷和解的法律研讨会,希望与娃哈哈达成和解。而宗庆后仍无意和解,但是也在考虑有关和解的法律问题,双方可能还将有一场持久战。

既往相关报道:

大光明重组寻找线索

达能不涉光明重组 不会增持光明乳业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2017年03月30日    02:30
【旧金山联储主席:缩减资产负债表将去除宽松状况】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表示,缩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就“去除宽松政策而言是帮了委员会大忙。”Williams在纽约演讲的问答环节表示,“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因为一旦资产负债表规模降至一定水平,我们也明白这就像幕后加息一样”。“我完全不确定未来几年的财政政策会变成怎样。我的基准模型预期是未来几年会有少量的财政刺激。”
2017年03月30日    00:07
【波士顿联储主席:2017年基线预测是加息四次】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称,除非数据发生变化,否则2017年每隔一次FOMC会议加息一次“可能也应该是委员会的默认”频率。重要的是避免造成经济过热。近期报告符合美国经济稳步持续改善的状态,年内加息四次依然会是“循序渐进的”,只不过更加有规律。罗森格伦今年无投票权。
2017年03月29日    23:02
【搜房网美股开盘一度重挫逾9%】搜房王在美股价跌幅逾5%,现报2.63美元,开盘曾一度大跌9%;29日,由于涉嫌虚假宣传商改住,北京市住建委注销北京搜房网房天下独立房地产经纪的备案。(记者 张欣)
2017年03月29日    23:02
三星发布最新旗舰智能手机Galaxy S8
2017年03月29日    22:59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附近发生枪击】上午9:25分左右,一名女士驾车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附近行驶异常。国会警察开枪警告,最终使轿车掉头并停下。嫌疑人被带走。国会山警局女发言人Eva Malecki称,事件与恐怖主义无关,逮捕过程中无人受伤。
2017年03月29日    22:56
【俄罗斯能源部长:讨论延长OPEC原油减产协议仍太早】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对俄罗斯国有电视台Rossiya-24表示,当前有关可能延长减产协议的会谈缺乏足够信息。OPEC原油减产协议当前的关键问题是履约,市场料逐步实现再平衡。
2017年03月29日    22:44
【EIA:美国上周原油库存增加86.7万桶】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的库存报告显示:美国上周原油库存增加86.7万桶。预估中值为增加200万桶。库欣原油库存减少22万桶。汽油库存减少374.7万桶,预估为减少200万桶。馏分油库存减少248.3万桶,预估为减少120万桶。炼厂产能利用率升1.9个百分点,预估为升0.5个百分点。原油进口减少8.3万桶/天,原油产量增加1.8万桶/天。
2017年03月29日    22:42
【默克尔:英国退欧谈判中必须首先讨论英国对欧盟的义务问题】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德国和欧盟伙伴“肯定不希望这一天到来”。她指的是英国正式通知退出欧盟。英国在退欧谈判中的目标今天变得更加明朗了。“在谈判中,我们首先必须搞清楚”如何拆解英国作为成员国的44年中形成的那些关联,包括处理与成员国身份挂钩的权利和义务。“只有先处理了这些问题--希望很快就会,我们才能讨论如何构建我们未来的关系。”
2017年03月29日    22:41
【美国2月二手房签约量环比上升5.5%】美国2月二手房签约量环比增长5.5%;预估为增长2.5%。30位经济学预测区间为下滑1%到增长4%。
2017年03月29日    22:40
【芝加哥联储主席:不清楚何时缩减资产负债表】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称,预计本季度数据走软的态势是暂时的。预计到2019年通胀率将以可持续的状态达到2%,通胀暂时达到2.5%符合美联储的目标。他称支持美联储年内进一步加息1次或2次。美联储将会明确资产负债表计划,但她还不知道何时开始“缩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