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威立雅亚太CEO:中国就是世界的中心

2012年03月05日 06:50 来源于 财新网
威立雅环境是世界最大的环境集团,穆桥石称,将全面拓展在华业务,预期其在华业务将占到全球业务的10%

  【财新网】(记者 蓝方)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总部位于法国的威立雅环境集团(下称威立雅)即开始开拓中国的公用事业市场。

  中国的公用事业长期以来由国有企业一统天下,政府投资建设,财政补贴运营。机构臃肿、效率低下、亏损严重、服务意识淡漠等弊端突出。针对这一领域的改革自上世纪90年代启动,在21世纪初进一步加速。自此包括威立雅在内的外资企业大举进入中国市场。

  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加速,诸多环境问题进一步凸显。威立雅重新调整全球布局,将中国市场作为业务中心。威立雅已在大陆与港澳台地区40 多个城市投资及运营有70 多个项目,涵盖水务管理(包括饮用水与污水处理)、垃圾处理、能源及交通等领域,共雇佣2万多名员工,在华累计投资已经超过几十亿美元。

  1994 年,作为威立雅集团踏入中国的第一人,穆桥石(Jorge Mora)开始开拓中国市场并成为集团在中国的首席代表。穆桥石现任威立雅环境全球执行副总裁兼集团亚太区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水务、废物、能源与交通在中国的发展。

  财新记者:我们了解到威立雅未来在中国的市场上会有大的手笔,包括收缩其他地区的业务,与此同时威立雅将更注重发展中国业务。威立雅在全球的业务布局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穆桥石:目前全球正遭遇最为严重的经济危机。无论是什么公司,如果面对这样的局面而不调整自己的战略,就必死无疑。我们需要根据全球环境的变化,更有前瞻性、预见性的来调整我们的业务。我们尤其要抉择,我们究竟可以依靠哪一些国家和地区,实现我们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在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时,我们就意识到,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中心。过去,西方不懂中国意味着什么。现在他们知道了,中国就是世界的中心。

  我们决定将中国作为业务发展的重心,基于客观的事实和主观的思考。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有专家预测,中国将在2018年初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几年前的预测,则是在2050年,中国才有可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

  我们也观察到,中国的人均购买力在不断提升。在90年代,中国的人均购买力仅在150位,现在已经排到了95位,而且还在不断上升。

  与此同时,中国的城市化飞速发展。预计中国的城市人口将占到总人口的65%~70%。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也在发生巨大变化。此外,中国的经济、政治稳定程度也优于其他国家。

  因而,威立雅集团和我本人,都是坚决的要把中国作为我们业务发展的中心和重点,唯有如此,威立雅才能保持在环境服务这一市场的领先地位。

  财新记者:威立雅在中国的发展战略具体会有什么调整?

  穆桥石:我们在中国接下来的行动,有几大重点:能源;垃圾处理,主要是有毒废物和工业废物的处理;同时还有水务,尤其是工业废水和污水的处理。

  废物处理方面,我们一直非常注重废物的回收再利用。我们会继续这一业务,因为我们认为这有助于减少资源浪费,创建和谐社会。我们正在进行的一个非常大的项目,即主要对报废的船舶、车辆以及电子设备进行回收再处理。我们将继续加强这方面的业务。

  2011年,中国市场占我们全球业务的4%。我们希望逐步调整发展到6%。同时我们也在期待金融危机的尽快结束。在危机结束后的五年内,我们能够使中国业务的比重占到全球业务的10%。

  过去我们在中国市场总的投资达到了10亿欧元。今后几年中,尤其是在经济危机结束后,新增的投资会达到和过去差不多的水平。在中国投资的合理水平,我想是在未来的五到六年间超过10亿欧元。

  我们的投资的方向,还是围绕这三大主业,特别是会提高为工业服务的领域的投资。去年十二月,我曾介绍过我们在交通板块的计划,这一块最终将分离出去。

  财新记者:在中国,公用事业市场本由国有事业单位、企业垄断,近年来才逐步开放,但诸多政策仍有不明确的地方。威立雅在中国的发展遇到过哪些政策上的障碍?当前仍然有些什么样的阻碍?

  穆桥石:威立雅刚进入中国时,水务的市场就是这样:地方政府有自己的自来水公司,他们从一开始就在市场上存在。但是会有新的企业成立、进入,他们也想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替代原有的国营水公司。威立雅以更高的质量、可信度,和可优化的成本,从质量和成本两个方面,与其竞争。威立雅克服了很多困难,达到现在的成绩。

  威立雅在中国的长征之初,与政府的关系肯定不如今天,但我们走过来了。现在中国的水务市场有了一定的自由化,和过去比起来,做项目更加容易。更开放的市场下,我们的表现将会更好。

  当初在中国的第一个困难,并不是来自于法律方面。刚来中国时,我们发现很多中国人对外国人不信任、不了解。这其实是当时比较大的困难。

  除此之外,在法律方面也确实有一些困难。比如各省市对外资投资额度都有所限制。我记得在1995年,我们在南通附近的一个电站项目,即为这个问题所困扰。又例如外商投资的企业,投资的额度超过3000万美元,就需要上报中央政府。相关的程序非常复杂。

  我们一方面要尽力发展业务,另一方面更要和地方政府打交道。而地方政府事实上想分割地方市场,和中央的政策并不一致。我们拒绝这些不合理的做法。

  当时另一个困难是在外汇换汇上。当时人民币汇率还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与银行系统打交道也很复杂性。做项目难度很大。

  现在这样一些政策都发生了变化,同时我们也找到一些新的工具。例如与地方公司建立伙伴关系,又例如我们1999年在成都项目上采用的BOT模式。

  来自于法律政策上的困难有所减少,尽管仍然存在。我们慢慢积累起自己的经验,同时中国一些地方省市的领导也经常向西方国家学习先进经验。目前看来,这个市场基本是比较正常的在运行。

  财新记者:中国的环境服务业的商业模式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实质性的突破,定价、补贴模式还不清晰,运营商的盈利往往比较单薄。对此您如何看?

  穆桥石:环境服务企业的盈利确实比较少,从这个角度来说,目前的水价也是没有降价空间的。事实上环境服务的市场是很不容易做的,这样的企业从来是不能挣大钱的。

  尤其是在中国,如果想要挣大钱,那应该做是房地产。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这样。威立雅这样的环境企业,我不能说我们不挣钱,但我们做很多工作,只挣一点钱。

  很多人想进入环保产业,但不了解这个产业,想当然认为他们能够很快挣到钱,进而采取一些投机取巧、不光彩的手段。例如在意大利,某些行业就是这样的。但如果说,他们不想好好处理水、处理垃圾,就想挣钱,服务是做不好的。

  中国也是一样。如果这样做,很快就会从市场消失。而威立雅这样的公司就会取代他们。我们为公众提供他们所期待的高质的服务和产品来改善环境。我们没有巧取豪夺,而是通过我们的努力来改善环境,挣我们应得的收入。我们对此感到自豪。

  记者点评:

  中国城市化发展迅猛,城市供水、垃圾处理、交通出行等诸多城市公用事业也随之迎来发展高峰。这其中无疑充满了商机,包括威立雅在内的大型跨国企业,也将发展中心转移至中国。外资的进入,无疑为中国的公用事业市场注入了活力,带来技术及管理上的先进经验。而与此同时,外资也容易因其身份,而成为水价提价、垃圾处理选址不当等议题的替罪羊。

  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穆桥石反复强调,威立雅尊重中国人民。在威立雅进入中国市场的早期,他们显然为地方政府与公众对外资企业的排斥和猜疑而深深困扰。他们唯一能做的,是对技术、质量的保障,以及和公众更积极的沟通。而中国政府,则更需要尽早理顺公用事业的投资、定价、补贴机制,以平等、开放的心态,甄别出最优质的企业,为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本栏目稿件为财新与腾讯合作推出,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责任编辑:李虎军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