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快讯

超日债破产重整:3家信托冒头兴业银行要兜底

2014年07月14日 08:19 来源于 财新网
  证券时报网消息     如果信托公司的产品是自行管理,应早已考虑离场,但可能苦于超日每况愈下,没有人愿意接盘。

  *ST超日与信托公司之间的故事还没讲完。

  6月26日,*ST超日公告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厦门信托、山东信托、五矿信托三家公司仍被牵连其中。

  接受采访的信托业内资深人士表示,融资方已经破产重整,基本意味着信托计划宣告失败,资金难以收回。

  常态虽如此,陷于超日泥潭的信托公司却并无多少忧虑。

  超日破产重整

  6月26日,超日太阳收到来自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并于同日公告,法院已裁定受理公司破产重整。

  此次重整由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提出。公告显示,《民事裁定书》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出,重整申请人为其债权人上海毅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并指定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上海分所担任超日公司管理人。

  据了解,上海毅华是超日公司的供货商,其破产重整申请于今年4月提出,理由为“*ST超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一位公司并购重组方向律师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破产重整并不意味着真正破产,主要是通过对业务和债务的调整让公司恢复活力。如果重整失败,就会宣告破产,进行清算。”

  然而,目前来看,*ST超日破产重整的方向尚不明朗。

  “上市公司重整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同业重组或者净壳重组。”一位券商并购重组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分析,“对于债权人来说,前者会更有利。如果要净壳重组,需要前期将公司的资产和债务全部剥离干净。”

  对于*ST超日来说,现阶段哪种方式都不易实现。其所处的光伏产业自2012年逐渐衰落,尚未走出萧条。而公司此前发行的“11超日债”债权人登记进展亦不顺利。

  自3月以来,“11超日债”2014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因债权人登记数量不够,一拖再拖。

  最新公告显示:“截至7月3日下午17时,本次会议筹备组共收到持有未偿还债券面值21801.39万元的债券持有人的参会登记,占未偿还债券面值总额的21.80%,远低于形成有效决议所需的50%。”

  3信托公司未解套

  从“11超日债”无法兑付利息到公司进入重整程序,同为其债权人的信托公司,相关产品能否赎回本息一直备受关注。

  据理财周报记者此前统计,2011年至2012年,超日太阳先后发布17次股东质押股权公告,7次解除股权质押公告,2次解除股权质押并同时宣布再质押公告,股权来源皆是公司法人倪开禄,及其女倪娜。

  两年间,倪氏父女质押给信托公司申请贷款的超日有限售条件流通股累计2.98亿股。而为超日提供融资的信托公司包括山东信托、中融信托、五矿信托、厦门信托、苏州信托、联华信托(现“兴业信托”)、安徽国元信托等。

  根据*ST超日在深交所挂出的公告统计,目前依然有2.33亿股质押在信托公司。

  其中可查的包括,山东信托1.1亿股、五矿信托4869万股、厦门信托3300万股。

  另外曾接受超日太阳股权质押融资的信托公司还有,中融信托6137.98万股、苏州信托2500万股、联华信托(现“兴业信托”)937.5万股、兴业信托600万股、安徽国元信托180万股。

  根据上述4家信托公司的说法,其涉及超日的产品均已根据正常期限,或因不看好超日公司前景而提前进行结束清算。

  目前,*ST超日股票已于5月28日起暂停上市,其5月27日收盘价为1.91元,较36元的发行价跌去近95%。

  根据*ST超日2014年1季度报告显示,最大股东倪氏父女手中共持有股票3.7亿股,几乎全部在质押状态。公司负债总额达66.17亿元,资不抵债。

  “对于股权质押信托产品,如果融资方没有足够资金回购股权,被质押股票将作为还款来源。”一位华东地区信托公司高层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现在融资方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基本意味着信托计划宣告失败,资金很难完整收回。”

  银行兜底产品

  几家欢喜几家愁。虽有资金尚未解套,厦门信托却并无过多忧虑。

  据了解,尚未“出逃”的山东信托、五矿信托、厦门信托产品均为单一信托,无公开资料可查详情及募集金额,信托公司对此也不愿过多披露。

  上述高层称,单一信托背后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为企业大额资金定制,其二是为银行或其他机构提供融资通道。如果是后者,信托公司本身不会承担多少风险。

  厦门信托的单一产品恰恰如此。

  其相关负责人对理财周报记者坦言:“厦门信托还在继续管理项目,但是没有清算压力,委托人完全意识到超日目前的整体经营状况,并已经接受项目原状返还。项目的委托人是兴业银行,银行端已经做好理财资金兑付。”

  *ST超日公告显示,2011年11月30日,倪开禄将持有超日总股本的12.90%质押给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厦门国际信托,“用以为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银行贷款提供担保”。

  实际上,对厦门信托的股权质押,是倪氏父女所有股权质押中唯一明确表示为超日太阳进行融资。其余的股权质押公告中,目的仅表述为“用于申请银行贷款”或者“用于申请贷款”,无法查证资金具体用途。

  唯一的说法来自倪开禄。其曾对媒体回应称,目前信托融资共8亿元,其中约2亿元用于*ST超日资金周转,其他6亿元用于个人项目。

  “无论作何用途,拿有质押股权的信托公司都属于超日的债权人。当融资方没有能力偿还信托资金,信托公司通常会根据股价估值,之后进行股权拍卖。”前述信托公司高层表示。

  从超日的现状来看,这条路已被阻隔。

  该高层分析,如果信托公司的产品是自行管理,应早已考虑离场,但可能苦于超日每况愈下,没有人愿意接盘。

  “从此前案例来看,*ST超日很可能先对债权人债务进行清算,而后作为壳资源引进新资产注入。”前述律师表示,“如此,债务清算的折扣或在五折以下。如果最后进入破产清算,债务折扣率则会更低。”

(本文由证券时报网授权财新网刊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部分或全文翻印、转载)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