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快讯

信威集团董事长富豪王靖运河项目被疑“圈钱”

2015年12月21日 07:58 来源于 财新网

  证券时报网消息 低调而神秘的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一如其主导者王靖从开始就饱受争议。然而,雪上加霜的是,2015年11月,这个投资达500亿美元的海外“超级工程”突然宣布延迟。

  无独有偶,在2014年6月,王靖主导的另一国际工程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也宣布“无限期暂停”。

  事实上,工期延迟,受影响的并非香尼公司一家。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该项目还吸引了包括葛洲坝、徐工机械等大型中资国企加入。其中,徐工机械曾计划,通过现金境外投资方式于开曼群岛设立全资子公司,并拟通过该子公司采取收购和增资的方式持有香尼公司下属的尼发公司1.5%至3%的股权。

  不过,12月17日,徐工机械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独家回应称,目前,运河项目还在审计阶段,公司一分钱尚未投入,而且,此前主要商谈的是提供工程机械设备的独家供应权,以技术人员和设备入股,并不涉及运河项目的融资工作。

  “拉这么多的大型中资企业合作,实际上是一种‘入伙’形式,实现利益均分,降低风险的作用。”12月18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一位研究国际经济的专家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现在国企纷纷希望“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场,两者不谋而合。即使项目失败,跨国发展的国企也可以归咎于海外环境复杂等因素,近年来,国企海外投资失败的案例不在少数,该心思也被一些企业所利用。而且,项目拖延的时间越久,可以获得的利润越多。

  “超级工程”延迟王靖个人已支出30亿

  备受争议的尼加拉瓜跨洋运河的开工时间一拖再拖。

  资料显示,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全长278公里,连接太平洋和加勒比海,预计2019年完工。建成后可通行32万吨油轮、40万吨散货船和2.5万个标准集装箱货轮。作为主要投资建设方,香尼公司获得运河及配套设施长达100年的特许经营权。这家公司总部位于中国香港,是一家私营国际性基础设施开发公司。

  早在2013年6月14日,尼加拉瓜政府和HKND集团就签署了尼加拉瓜运河建设、运营项目框架协议书。按照协议,该运河将在2014年底动工,力争不超过6年时间实现全线通航。

  而直到2015年10月25日,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公司又宣布,协议中的运河工程的开工日期将延期长达一年。

  与此同时,运河项目的预算一再增加,2013年6月尼加拉瓜国会通过的法案显示,该运河项目的总预算为300亿美元。然而由于项目涉及哥斯达黎加与尼加拉瓜两国界河纠纷,HKND调整了运河线路,初步测算建造成本至少上升100亿美元。后来为保护建设过程中受到影响的考古遗迹,成本再次上升100亿美元,最终预算上涨至500亿美元。

  王靖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项目资金没有问题,公司和国际投资者的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已经有几个投资方签约。

  据了解,500亿美元是目前尼加拉瓜全年预算的十几倍,且从尼政府公布的2015年预算来看,没有一分钱和运河建设相关。

  HKND集团常务副总裁彭国伟表示,截至8月31日,HKND在运河项目已实际支出30亿人民币(约5亿美元),都来自王靖的个人支出。

  然而,今非昔比,彭博富豪指数显示,2015年6月前,预估王靖个人净值有102亿美元,名列世界富豪榜200名内。之后受A股暴跌影响,王靖个人财产仅剩11亿美元,缩水达84%,是指数中最惨的富豪。

  据HKND网站介绍,整个尼加拉瓜运河项目将包括6个子项目:运河(包括船闸)、两个港口、自贸区、度假村、国际机场和若干公路。此外还将兴建发电站、水泥厂、钢铁厂和其他相关设施。

  有分析人士表示,尼加拉瓜运河技术上可行,但工程量极其浩大,是南水北调(中线)的3倍以上,按比例测算至少需要1000亿美元巨额投资,而且绝对不可能在5年内建好。

  “缺钱”的王靖是否会瞄准旗下另一上市公司的资金链?12月16日,王靖旗下信威集团(600485)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近几天王靖仍在公司正常上班,即使运河项目资金紧张,信威集团有资金支持,也会按照规定公示。

  拉国企“入伙” 实现“利益均沾”式避险

  项目延期,影响的不只是香尼公司一家中资企业。

  据了解,HKND集团曾委托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技术可行性研究,麦肯锡咨询公司提供基于事实的数据和分析,以及环境资源管理公司(以下简称ERM)进行社会和环境评估和影响评估。

  除此之外,HKND集团还邀请了中国徐工集团,比利时SBE和澳大利亚MEC Mining协助开展项目。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是主要设计承包商,同时负责道路子项目的设计;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负责运河工程的设计;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勘察设计院有限公司负责港口子项目的设计;中国民航工程咨询公司负责机场子项目的设计;深圳市蕾奥城市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负责自由贸易区和度假村子项目的设计。

  “我们现在跟葛洲坝及其他企业的合作,通过交叉持股,有定向增发、融资融券、金融租赁等很多种融资方式。”王靖曾表示,通过交叉持股、BOT等多种方式,最后变成了这个项目是你的,也是我的,“这样优势互补,我就能控制全产业链的物资供应价格和供应量,包括质量和成本。”

  12月16日,葛洲坝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此次合作属于集团层面合作,对于合作金额和模式,该公司并不知晓。

  此前,徐工机械也对外宣布,与香尼公司、尼发公司及基础设施开发公司签署了《参股尼加拉瓜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框架协议》。各方约定:徐工机械通过现金境外投资方式于开曼群岛设立全资子公司,并拟通过该子公司采取收购和增资的方式持有香尼公司下属的尼发公司1.5%至3%的股权;在包括对运河建设和融资不产生实质不利影响的必备条件下,徐工机械将成为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的工程设备独家供应商。

  不过,12月17日,徐工机械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目前,运河项目还在审计阶段,公司一分钱尚未投入,而且,此前商谈的是提供工程机械设备的独家供应权,以技术人员和设备入股,并不涉及运河项目的融资工作。

  上述国际经济专家表示,拉这么多的大型中资企业合作,实际上也是一种“入伙”形式,实现利益均分,降低风险的作用,加上现在国企纷纷希望“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场,两者不谋而合。而即使项目失败,跨国发展的国企也可以归咎于海外环境复杂等因素,近年来,国企海外投资失败的案例不在少数,该心思也被一些海外企业所利用。而且,项目拖延的时间越久,可以获得的利润越多。

  清华大学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金希认为,一些国有企业盲目进行海外扩张而“饥不择食”,容易吞下许多难以下咽又弃之可惜的海外项目,导致海外国有资产损失。

  一位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人员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对于企业海外投资还没有具体的限定,特别是民营企业投资方面,而该大型项目合作企业涉及面广,不排除圈钱的可能性。

  实际项目与宣传大相径庭 “跨国投资范本”尚未可知

  事实上,500亿美元的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并不是王靖延期的第一个海外项目。

  2013年12月,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访华期间,王靖和亚努科维奇签署了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根据协议,王靖将投资100亿美元发展深水港,建成后港口年吞吐量将达到1.5亿吨,缩短中国到北欧的运输距离近6000公里。

  然而,在2014年6月,受到乌克兰与克里米亚局势影响,该项目已经暂停,目前尚无下一步计划。王靖旗下的大洋新河2014年5月31日发布声明称,公司此前为增进对项目的了解,派遣了相关专家赴克里米亚考察,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采取了上述暂停项目的措施。

  乌克兰驻华大使焦明曾表示,王靖在克里米亚的投资还没有太大的损失,克里米亚发生危机以前,其公司在进行设计和文件的准备工作,他的公司与乌克兰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签署了相关的合作意向书。

  彼时,王靖表示,“中国近些年大型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中积累了大量丰富经验,有实力将这些经验、技术以及资金提供给其他地区。”他说,“此次投资一期30亿美元的资金是足够的,主要来自自有资金、银行贷款及战略合作伙伴所进行的融资,计划5至6年可收回投资成本。”

  如今,反观此前承诺,也为尼加拉瓜跨洋运河划上一个问号。

  曾有驻尼加拉瓜记者于6月实地探访,发现自2014年宣布开工后,HKND集团除修整加宽一条11公里长的砂石路外,运河项目主体工程尚未“破土动工”。甚至仅投入20万美元的砂石路工程,也一度因“欠薪问题”导致当地工人罢工。

  此外,该记者发现,HKND集团在尼加拉瓜为运河项目工作的人员,不到30人。然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王靖却表示,在施工人员派出前,在运河项目现场的科技人员便达500人。

  如此看来,尼加拉瓜跨洋运河能否变成王靖口中的“跨国投资范本”,还未可知。

  拉这么多的大型中资企业合作,实际上是一种“入伙”形式,实现利益均分,降低风险的作用。即使项目失败,跨国发展的国企也可以归咎于海外环境复杂等因素。



(本文由证券时报网授权财新网刊发,未经书面许可,不得部分或全文翻印、转载)
版面编辑:卢玲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小区拆墙 财新 上海 交易 首套房二套房划分 汽车 华为PC二合一 南航官网 小米5发布 万达商业 楼市观察 欧盟商会 产能过剩 财新网铁总力推 佳兆业 链家 十八届五中全会 德格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