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TMT正文

药品电子监管码引民告官 阿里动了谁的蛋糕?

2016年01月27日 11:57 来源于 财新网
零售药企集体抵制阿里健康运营药品电子监管码,甚至引发民告官,到底是抵御阿里垄断国家监管码并卖数据,还是阿里进药品零售切断了灰色利益链?

  【财新网】(记者 李妍)备受争议的药品电子监管码遭遇状告第一案。1月26日上午,湖南养天和大药房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养天和)一纸诉状投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同时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告起诉国家食药总局。

  “民告官”案件极为少见,尤其关系争议已久的药品电子监管码,这起案件引发医药界轩然大波。

  起诉书称,请求确认被告国家食药总局强制推行电子监管码的行政行为违法;请求判令国家食药总局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对被告国家食药总局所制定的《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中的多个条款进行合法性审查。

  据养天和官网介绍,企业成立于2002年9月,是一家从事医药零售连锁经营为主体,兼营药品保健品批发和健康产业开发推广等业务于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除了大本营湖南,还在北京、海南以及日本等设有子公司,现共有门店800余家,员工4000余名,2013年销售额超11亿,上缴利税过千万,名列中国药品零售企业前20强。

  此番状告之前,养天和在业内并不知名。“这家公司为何出头现在业内都不太清楚。” 一位国内药品零售企业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养天和敢于上告其主管部门——国家食药总局一事被认为“非常罕见。”

  诉讼表面看是药品零售企业和国家食药总局的民告官,却涉关药品监管码实际运营方,上市公司阿里健康的产业布局。阿里健康手握药品监管码布局药品零售,药品零售企业质疑阿里医疗垄断药品信息,在数据变现时代扼住各方咽喉。也有知情人士称电商进医疗零售环节切断了原来假药等的利益链,从而引发业界反弹。

  国家食药总局作为主管单位,为何将监管条码给企业运营?这是否涉及行业垄断?过去多年药品监管码是否真的发挥监管作用?电商企业拥有药品监管码是否正在利用手中的数据谋求经济利益?所有问题的初始节点都回到了药品监管码本身的合法和合理上。

  阿里收购中信21 药品监管码引争议

  药品电子监管码是指运用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和编码技术,给药品最小包装上面赋上一个电子监管码。通过这个电子监管码给药品一个合格的身份证。实施电子监管以后,企业通过电子监管系统上传信息,使得赋码药品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被实时监控。 2015年两会期间,关于药品电子监管码的争议沸腾不止。

  首先对其监管实用性,“造个假的码非常容易,可以与原码重复,根本查不出来,怎么避免假药流入?”上述药品零售企业药品零售企业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药品电子监管码与现行的物流信息码系统并不兼容,导致所有的药企及物流企业必须为此重新购置扫标枪、信息管理网等设备,且大幅增加了人力和时间成本。

  其次,药品质量监管的重点在生产环节,而非流通环节。“厂子里的问题没有解决,光抓流程管理,这是本末倒置。”上述药品零售企业负责人表示。

  对此,医药零售连锁巨头一心堂总裁赵飚也曾发文质疑,药品电子监管码是一个重复建设工程;系统运维管理的商业机制存在重大问题;目前的电子监管码系统存在一系列重大的漏洞与缺陷;并直指,药品电子监管码“对药监部门而言这是一个玩具而非有用的工具”。

  2005年,国家食药总局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药品电子身份证”监管制度,并要求列入重点药品的生产、经营企业于2008年10月31日前完成赋码入网,未使用药品电子监管码统一标识的,一律不得销售。

  香港上市公司、中信集团旗下中信21世纪(下称中信21)是药品电子监管码的具体操作者,其旗下的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是国内第一张第三方互联网售药平台资质的拥有者。药品电子监管码出现之初,并未引发普遍争议。

  直至2014年1月,阿里巴巴宣布联手马云旗下的云锋基金,对中信21世纪进行总额1.7亿美元(约合10.37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收购后者54.3%的股份,阿里巴巴集团持股38.1%,云峰基金持股16.2%。这起被誉为“天价收购”的案例曾引发资本市场各种猜疑,过去多年,中信21在医疗行业除了运营药品监管码,并无业务实体,如此资产何以值10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阿里通过收购中信21获得了这两项医药领域的关键资质,也是当时独一无二的资质。而这个资质的价值当时并不为外界甚至医疗圈内部看重。

  “公布消息后,大家才知道这个公司(中信21),”上述药品零售企业负责人同时认为国家食药总局将政府监管码发给企业的行为让人不解:“电子监管码后台体系由中信21世纪中标筹建。有招标环节吗?有公示吗?”

  “除了药品电子监管码和国内第一张第三方互联网售药平台资质,这家公司就是空壳,没有任何别的业务,这显然是权力垄断和寻租,”该药品零售企业负责人称。

  中信21的控制人始终没有公开身份。但早在阿里健康收购时,就有接近中信21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中信21的实际控制人有军方高层背景。

  2014年10月,中信21世纪正式发布公告称,正式更名为“阿里健康”,并更改了股票简称及公司网址。

  三个月后,2015年1月,国家食药总局发布关于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全面实施药品电子监管有关事宜的公告,要求2015年12月31日前,境内药品制剂生产企业、进口药品制药厂商须全部入网,2016年1月1日后生产的药品制剂应做到全部赋码。

  这意味着,中国所有的药品都必须进入药品电子监管码系统,而这一系统的具体操作者不是政府机构,而是企业,并且是已经明确将进入医药零售流通环节的企业——阿里巴巴。

  学界对此早有担忧,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宏明曾在一次和发改委反垄断局的沟通中提及,阿里健康可能存在潜在的数据垄断问题。他认为,阿里健康作为惟一一家被授权掌握药品流转数据信息的机构,必然导致不公平竞争:“应该是两条路来解决:一、阿里不可以接触这些数据,二、如果信息对市场发展有利,应该公开,所有药厂都能用,不能只让阿里掌握。”陈宏民回忆称,当时反垄断局对阿里健康这一情况并不知情,反应诧异,称将向药监局进一步问询。此后,陈宏民并未获得政府部门对此事的反馈。

  监管码成数据生意?

  阿里拿下药品监管码后,让药企震惊的是药品流通泄露的商界数据。广东众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东众生)总经理陈永红曾表示,有阿里方面的销售人员与药企方联系,售卖市场解决方案,方案中包括广东众生各类药品的批次、流向和数量等核心信息,这些信息包括陈永红本人也并不知晓,企业商业机密外泄,且被作为交易产品,令陈永红非常震惊。

  数据甚至已经在“黑市”流转。自称阿里数来宝的供应商,曾在两个月间联系多家药品零售企业,称可以为企业提供电子监管码的各类数据,包括药品客户、竞争价格、促销政策等涉及商业价值和竞业限制协议的关键秘密,整个医药行业的商业机密基本都被公然出售。

  “这意味着阿里掌握了所有医药企业的核心信息,它可以随意出售、肆意要价,之前积累下的行业规则、保密协议、公平竞争和业态平衡都不存在了,谁出的价高,谁就可以看到对手的底牌,从而获得整个战场的胜利。当然,最大的赢家是阿里,” 上述药品零售企业负责人表示。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南老百姓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将矛头直接指向阿里健康。他公开向国家食药监总局建言,立即停止药品电子监管码系统由企业运营的做法,将系统交由国家食药监总局运营管理,在没有解决信息安全问题之前,停止强制企业向电子监管平台上传数据的做法。

  面对诸多争议,2015年3月,国家食药总局不得不出面表态,“药品监管码相关信息绝不能用于商业服务。” 阿里健康也回应称,按照国家食药总局的要求,阿里健康的平台上的数据将会开放,让医药企业更加有效地使用数据。在这个模式中,阿里健康只是数据服务平台的建设者和运营者。

  但针对药品电子监管码的争议并未停止。2016年元旦后,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健康网络媒体分会会长、苏州大学社会学院客座教授沈阳曾撰文《阿里和百度还玩不转大健康的十个理由》,称阿里健康的电子监管码系统存在漏洞与隐患。

  文中表示,“药品电子监管码只针对商业流通环节,即不到35%的药品销售中启用此监管,而另外65%(医院、部队等)根本就不用药品电子监管码数据库。所以,阿里健康借此数据库向本来利润就剩下6-8%的商业流通环节收取费用,明显是不讲究社会成本、不专业地见数分帐。”

  沈阳称,有省级食药监督管理局用口头通知交费的方式,向药店负责人表示,要向阿里健康指定账户交费,否则就无法通过2016年年审。

  阿里借药品电子监管码实现商业变现的主要证据,还包括阿里健康财务报告披露的数据显示,其收入的绝大部分都来自收取电子监管码数据库的费用:阿里健康发布的截至2015年9月30日的上半年财报显示,集团主要业务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收入同比增长14.61%至2137.1万港元,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6.3%上升至22.4%;

  阿里布局医疗零售动了谁的蛋糕?

  阿里收购中信21后,开始把电商资产注入空壳公司,2015年4月将原天猫医药馆注入阿里健康。阿里巴巴CEO定义新公司将在原天猫医药馆B2C基础上打通更上游的B端。

  2015年10月,阿里健康推出“未来药店”计划,开始深入线下医药零售环节。一推出就签约上百家药店作为合伙人。根据阿里健康的介绍,和药店合作除了流量支持,即推荐合作药店,物流配送等电商服务外。阿里健康还将提供会员营销体系和数据分析工具,帮助“合伙人”药店在经营决策提供开店选址、品类规划、精准营销等支持,药店将能够对周边人群最常购买的药品以及常用品了如指掌。

  阿里深入医疗零售行业让线下未和阿里合作的零售药店感觉到了压力。一位了解阿里健康的知情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反对药品电子监管码的主要是药品零售企业:“在阿里介入之前,药品电子监管码只覆盖到药品生产和流通环节,并没有覆盖到药品零售环节。”

  在她看来,阿里健康和药品零售企业的直接竞争之外。阿里健康直接进入零售环节将打破原有的灰色利益链:“药品零售企业作为销售终端,有很多灰色地带,比如售卖假药、回购二手药等等,药品电子监管码会对药品零售企业不利,才遭到集体抵制。”

  实际上,就在药企诉食药局同日,国家食药总局主管媒体《医药经济报》刊发了名为《电子监管揭药品回收黑色利益链》,文中称,2014年以来,国家食药总局通过对药品电子监管数据流向分析,组织对部分药品批发企业实施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溶液、含曲马多复方制剂等药品的专项飞行检查,查实了近20家药品批发企业违法销售此类药品致其流入非法渠道的行为。

  针对阿里财报显示增长是否因为数据售卖?上述知情人士称,财报中的“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收入同比增长”主要来源于近两年来药品电子监管码推行迅速,阿里针对入网企业收取一次性费用300元,用以承担药品电子监管网络的运营成本。“阿里方面并没有经济收益,国家食药总局也不会同意阿里借此赚钱,”她称。

  她透露,阿里面对企业开放药品电子监管码的数据,但企业能查到的是“裸数据”,缺乏有效的信息关联意义。阿里数来宝的前身是中信21世纪的数据开放平台,给药企和ISV(独立软件开发商)提供数据接口,后成为阿里旗下的一家ISB(数据服务商)公司,向药品企业提供数据分析服务。“这并不意味着阿里出售了药品电子监管码中涉及商业秘密的信息。”

责任编辑:屈运栩 | 版面编辑:张柘-实习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万科 宝能系与华润 宝能 万科董事会 黄网站色网址 江苏仕德伟 宝能 重庆迪斯尼 选址方案 宝能系 秦致 钢铁 雷洋事件 成都军区领导名单 聂树斌案最新情况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雷洋案最新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