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要闻正文

太子奶重回高科怀抱

2009年12月24日 17:13 来源于 财新网
李途纯承诺未兑现,复出计划失败,控制权争夺战仍未结束

  【财新网】(记者 张丽华)12月23日,湖南太子奶集团(下称太子奶)原掌门人李途纯未能兑现首期承诺,不得不重新交还太子奶的经营权。

  当日下午,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内部宣布,重新接手太子奶,继续负责太子奶的日常经营和引资重组工作。

  12月22日下午5点是李途纯承诺将价值3000万元的原材料入库的最后时刻。不过, 23日上午得以确认的入库数据显示,李途纯为夺回太子奶经营权的首期承诺未能兑现。

  23日上午,以株洲市副市长肖文伟为首的太子奶问题领导小组,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下午,高科奶业内部便宣布了结果:重掌太子奶。

  22日的盘点工作颇为紧张。晚10点左右,太子奶株洲总部一座四合院里,灯火通明,这是高科奶业驻扎的办公地点。当晚,来自湖北黄冈、北京密云、以及株洲总部三大生产基地的原材料盘库信息正紧张地传入这里。

   为了这一次的原材料入库盘点,株洲市政府亦向三大生产基地各派出审计人员。原材料入库确认,需经政府审计人员、高科奶业派驻人员、李途纯方面派驻人员,三方签字方能有效。

  22日中午,李途纯的律师韩月平曾对记者称:“3000万元的原材料已经到位。”李途纯方面一位人员亦告诉记者,“我们正准备从高科奶业手中重新接掌太子奶。”

  不过,入库结果非李途纯所愿。记者从株洲市经委和高科奶业获悉,湖北黄冈、北京密云以及株洲总部三大生产基地仅入库1200万元的原材料,主要是生产酸奶用的奶粉及包装材料。

  李途纯方面则称,另有2000万元的白糖还在广西,并表示承诺只是“到位”,并没有明确“到哪个位置”。至于高科奶业宣布重新接手太子奶,李途纯方面拒绝接受采访,对此他将如何回应,记者不得而知。

  去年年底,因资金链断裂,太子奶的创始人、董事长李途纯丧失了对太子奶的控制权。2009年1月20日,株洲市政府组建高科奶业,由其以租赁经营的方式,托管太子奶并主导引资工作。高科奶业由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株洲国投)与株洲高科集团联合组建。

  不过就在上周的一次太子奶专题会议上,李途纯神奇地夺回了引资及经营权。12月14日晚7点半开始的这次会议,一直开到次日凌晨3点半。在这次会议上,李途纯立下军令状,向株洲市政府、高科奶业和株洲国投作出十大承诺。

  首期承诺便是:从12月16日起计,5个工作日内(即12月22日下午5点前),为太子奶输入价值3000万元的原材料。此外,15天之内再输入3000万元的原材料;一个半月内,为太子奶引资1000万美元,同时提供3000万元至5000万元的第三方企业保函,等等。每一个时间点上的承诺若未能完成,政府都将收回太子奶的经营和引资权。

  与会人员包括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总经理严夏松,株洲市副市长肖文伟,太子奶重组顾问廖斌,株洲市经委主任罗伟,李途纯及太太金晓琳,还有李途纯儿子李帅等十多名相关人员。

  与会的几位人士向记者透露,会议本来准备对三家意向投资者作出商议,并让大股东李途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其拥有太子奶61.6%股权。但李途纯不同意已商定的重组方案,不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强烈要求自己引资重组。与会人员回忆,会上李途纯声泪俱下,颇为激动。

  多名与会人员向记者称,凌晨时分,肖文伟接了个电话,中途离场片刻,后向包括高科奶业领导在内的相关人员征询意见,之后便同意了李途纯按上述承诺自己引资。

  对李途纯重新拿回引资和经营权,文迪波、严夏松及廖斌等核心人物均向记者表示:“出乎意料”。罗伟则回应记者一句:“给他一个机会吧。”

   在此之前,政府主导的重组已见曙光。12月14日清晨,在太子奶传统的周一升国旗仪式上,文迪波向高科奶业的高管和办公室人员宣布,引资谈判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竞争性谈判结束,锁定了三家意向投资者,进入下一轮细节性谈判。

  记者了解到,入围的三家投资者已向株洲市政府各支付了50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这三家是四川新希望集团、方正集团以及长沙新大新集团。

  除此三家外,软银中国也进入了竞争性谈判。廖斌等多名核心人士向记者表示,软银中国由于未能与合伙人商量好,因此没有打入500万元保证金,但软银中国并没有最终出局。

  高科奶业以书面形式向太子奶全国经销商公布了重组的这一好消息,并称最终投资人将在12月31日合同签定后,向高科奶业注入4800万元流动资金以及5200万元偿债准备基金。通知还称,12月13日,株洲市委书记陈君文及市长王群主持召开太子奶问题专题会议,作出决议,由高科奶业继续主持太子奶的生产经营,直至太子奶重组工作完毕,任何方面不得干预。将通过开放高科奶业的股权,引进战略投资者,推动和完成太子奶的资产债务重组。

  参加13日会议的人士透露,李途纯口头同意了上述决议。但仅过一天,他便反悔,于是有了14日夜间会议的大逆转。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双方冲突早已激化,甚至包括对门卫、保安人员以及局域网服务器的控制权之争。

   为夺回太子奶控制权,李途纯亦动作频频。11月22日,太子奶就向各地经销商广发“紧急通知”,称高科奶业未能完成年初托管协议制订的年销售指标,已不具备处理太子奶事务的合法权利。

  12月2日,太子奶还在《潇湘晨报》C3版刊出公告称,因高科奶业违约,有关方面“已于11月份两次书面公证向高科奶业送达通知,终止与其年初签署的租赁协议。”

   不过,当时株洲市政府明确力挺高科奶业。11月23日,株洲市政府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发出“关于做好稳定太子奶有关生产经营工作的通知”,要求太子奶不得插手和干扰高科奶业的各项工作。

   一年间,围绕太子奶控制权的争夺战,既复杂又激烈。此次李途纯复出计划失败,他又将如何出招,能否再度神奇逆转,现无法预知。株洲市政府又将如何应对,最终结局如何,亦待后察。

  至于未来的重组工作,廖斌无奈地对记者表示,如果再和三家投资人谈,“我都不知道怎么谈。”记者获悉,李途纯重新拿回引资和经营权后,三家投资人的500万元保证金已悉数退回。■ 

版面编辑:朱张锁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