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罗兰贝格CEO:欧债危机的乐观一面

2012年03月06日 06:51 来源于 财新网
当南欧面临严重问题时,欧洲还有一些国家的经济比较坚挺。不仅是德国,还有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比如挪威和瑞典。波兰经济仍有强劲增长,总负债率为40%,处于合理水平。

  【财新网】(记者 李增新)欧洲债务危机发生起来,惊险的情形层出不穷,最近的故事情节是希腊会不会因为得不到第二轮救助而陷于破产的境地。结果是,希腊又一次异常惊险地过关,得到了新一轮救助,暂时避免了破产。

  欧洲的领导者们的决策总是落后于形势的发展。一次又一次地被逼上了悬崖,又一次一次地幸运地逃过劫难。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下一次会不会掉下悬崖。在希腊新一轮危机缓解之后,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十万火急的时刻是什么。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Roland Berger Strategy Consultants)全球CEO威蒂什(Martin Wittig)表达了对欧洲市场的看法,并给投资者提供了经济危机时期的策略和建议。他的看法相对乐观。

  财新记者:目前我们看到欧洲市场情绪有企稳的迹象,但另一方面,大家似乎还在等“另一只靴子落下”,你如何评估这个情况?

  威蒂什:我不太赞同大家都在谈的观点。当南欧,尤其是西班牙和希腊,还有葡萄牙以及部分意大利都面临严重问题时,欧洲还有一些国家的经济比较坚挺。不仅是德国,还有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比如挪威和瑞典。波兰经济仍有强劲增长,总负债率为40%,处于合理水平。其他欧洲国家,例如土耳其,增长率为8%,对整个欧洲经济都有影响。所以我认为这些国家都还在成长模式中,虽然将来不可避免地会有些放缓。

  亚洲发生了什么会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所有这些国家,因为它们都直接或间接地依赖中国和亚洲市场。我对此抱有乐观态度。即使中国增速下降到以2011年为基础的8%,从绝对值上来说,却与以2009年为基础增长10%或11%的增长几乎相同。所以我们看待这个问题时要乐观一点。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严重的问题,尤其是管理有问题的地区。如果希腊政府提出的解决方案仅仅是削减债务,而不是真正的采取措施提振经济,我很怀疑希腊能否走出危机。

  财新记者:那么,这些国家究竟面临的是流动性问题还是偿付性问题,是市场把他们推进这个漩涡的吗?

  威蒂什:我不知道是不是市场。希腊既有流动性问题,又有偿付性问题。如果它不能从欧盟筹到钱的话,它真的就会很快破产。其他南欧国家的情况没有希腊这么紧急。但这不是是市场的错,这是他们自己的行为导致的。如果这些国家,尤其是希腊,不表现出他们愿意自我改变,比如对希腊大量的国有资产进行私有化,使其更加高效,那么他们会失去市场对他们的信任,到时候连欧盟也对此无能为力。

  财新记者:很多人认为评级机构使情况变得更糟,另一些人则认为必须根据市场情况进行评级。你怎么看?

  威蒂什:不,我认为美国的三大评级机构没有使情况变得更糟。这是个错误的印象。但我质疑这些机构的独立性,因为首先他们通过股东而互相联系。我们曾经出过一个报告,说明这三大评级机构的大股东是彼此每一家机构的大股东。所以它们并不是真正独立的。

  不独立性还体现在向被他们评级的机构提供很多服务。所以他们不仅仅给机构评级,还评级产品。所以他们不是真正独立的,而且有可能提供有偏见的观点。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公司要提议成立欧洲评级机构,一个新的独立评级机构。我们称之为欧洲评级机构,不仅是因为这个想法产生于欧洲,这个机构最重要的是它的模式、独立的模式,它不是私人投资者拥有,而是由基金会拥有的,因此独立于私人投资者和政府。同时,我们提议了一种不同的支付模式,即投资者为评级付款的“买方付费”模式。这使得评级独立于投资者和文件以及产品的发行人。

  只有当你使得整个过程变得更加高效时,这种模式是有可能持续的。他们正在建模,尤其是在IT方面,你可以把你的评级放到开放的平台上去。同时,评级公司规模必须要“瘦身”。别忘了,现在评级机构的利润太“丰厚”了些。

  财新记者:你觉得欧元有没有可能解体?什么会成为压垮欧元的“最后一根稻草”?

  威蒂什:有这个可能的,但只有15%或10%的可能性。因为一些非常强大的国家,像德国、法国、欧洲周边的国家,还有在欧洲市场中有利益的新兴国家,到最后会希望维持欧元。毕竟,这不仅仅是为了欧洲,而是为了整个世界。它促进了经济的发展,我认为有足够支撑欧元坚持下去的利益。

  欧元区是会保持今天的现状,还是规模缩小呢?我想一些没有那么重要、没有那么多贡献的国家会离开欧元区。目前希腊离开欧元区的可能性是50%,但是意大利、法国、德国和其他核心欧元区国家会留下来,甚至包括西班牙。如果欧元区能够提高效率、改善管理、制订针对违约的规定,过一段时间后,说不定会有更多、更强的会员加入,比如波兰可以作为一个候选。

  财新记者: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更统一的财政机构,比如所谓的欧洲财政部?

  威蒂什:不,离欧洲财政部的出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们首先需要的是一种退出机制。如果一个欧元区的国家不能够履行自己的义务该怎么办?我们是否该把财政管理权交给一个中立的机构,比如欧洲央行呢?但是这样,国家就得把他们的财政权交给一个中央权力。这么做是不对的。我仍然相信地方和地区级别的竞争。如果你看一些小国家,比如瑞士,他们采用州财政体系,这样鼓励了州与州之间的竞争。我认为这个体系很好。尽管如此,为了防止失败,还应有应急机制。

  财新记者:很多人说欧洲央行已经做了很多,但还不够。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威蒂什:不。我很同意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方向,就是在掏钱之前先谈好措施。救助不是没有底线的,有关国家必须要做出让步。否则,这些国家不改变的话,最终还是需要别人来救助,而救助的成本会更大。

  财新记者: 美联储、英国央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都已经开始并且加速购买债券,大家都在开足印钞机的马力,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国家该如何应对?

  威蒂什:这很明显是中央银行的招数,就是提高债务。他们试图想要刺激市场,同时使债务贬值。我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债务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赤字已经很高。账单已经很高,而且每天都越来越高。所以你从外国市场能获得更多独立性,但现在还不独立。至少就中短期而言,这能够促进中国和其他市场的发展。所以到最后,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的。

  财新记者:我们谈到中国,谈到欧元,现在我们从美国听到一些好消息,但是巴西、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有些令人担忧的迹象。你认为下一轮的增长会在哪里呢?

  威蒂什:我仍然认为美国是有希望的。我们早前就在期待美国经济的复苏。从去年初就开始期待,但我们错了。但最后它必须走出危机。美国的经济已经开始逐渐恢复,而且不仅仅是股市。我想基础商业还在。如果你与美国出口商交谈,你会发现他们有很大的胃口。汽车生产商甚至在进一步扩大美国的生产力。至少这说明其他人或者决策者也是这么想的。

  巴西增长得非常快。会不会放缓一些呢?我不怀疑巴西,也不怀疑印度。我觉得这是一种变成熟的过程。或许增长会有些减速,但这仍然是很大的增长。不要忘了,基数是很大的。慢一点的增长,3%对于德国者6%对于印度来说都是很大的。

  我的个人看法是不会再有非常严重的危机。欧债危机的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们必须要加强管理,在欧洲进行更好的管理,同时要解决个别国家的根本问题。法国还很有影响力;意大利可以私有化资产,完善税收系统;西班牙在改善金融市场后会逐渐恢复,因为总的发展趋势是向南的。老年人从民主中获益,他们想生活在南部。所以发展趋势肯定是朝南的。

  总而言之,在今年前三个月或者半年里,增速会大大放慢,但仍然保持相对高的水平。美国经济很有可能随着大选而复苏。大选可能会使这个过程变慢,但之后美国经济会反弹。

  财新记者:作为一家咨询公司,你作为一位顾问,在这段时间给你的客户提供了什么样的策略和建议呢?

  威蒂什:大多数我们的客户仍在从亚洲发展中获利。他们的目光不能仅限于中国。东南亚有共同贸易区,但在那里发展更困难。因为东南亚国家更小,是很不一样的。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法规。所以我的客户们必须找到能够使他们从东南亚发展中获利的商业模式。

  我认为他们应该考虑非洲。中国已经开始了很久,巴西正在努力,而欧洲则有些犹豫,因为他们在70年代和80年代时失败了。比如尼日利亚,现在是一个有1.5亿人的国家,而且移动技术已经给它带来了科技的腾飞。我们也应该考虑这些市场。我们处在非常不稳定的时期,所以作为一家公司你需要产权。我认为想要度过这段不平稳的时期,你得减少债务,同时获取产权,并抓住国际机遇。

  记者点评:

  总部设在德国的罗兰贝格公司,对欧洲债务危机的理解深刻,创始人贝格(Roland Berger)是默克尔政府的外部顾问之一。也许正因此,威蒂什也坚持财政整顿,并反对“欧洲财政部”,但进步之处在于各国越来越重视通过增长(增收)而非单纯的紧缩(减支)来应对当前的困境。

  他对评级公司的评价,反应出大部分欧洲政府与普通民众的看法,是客观中立的——评级公司并非“罪魁祸首”,而是过去的盈利模式有问题,要寻求出路也要在此下手。

  欧元也许会改变,但不会解体,欧元之外的欧盟成员,正成为该区域的增长动力,我们都希望事态像威蒂什的乐观方向发展。

  (本栏目稿件为财新与腾讯合作推出,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