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要闻正文

三一集团起诉奥巴马

2012年10月05日 10:41 来源于 财新网
美财政部积极应诉,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外延扩大

  【财新网】(特派华盛顿记者 章涛)三一集团起诉美国政府阻碍中国投资案升级,该集团美国关联公司Ralls Corporation(下称Ralls公司)10月1日将美国总统奥巴马加入诉讼对象,称其制止交易的决定超出其权力范围。

  Ralls公司在起诉书中称,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和美国总统的行为“违法且未经授权”,其认为CFIUS和奥巴马超越了721条款所赋予的权力,且没能对其决定提供任何证据或解释。此外,起诉书还称CFIUS和奥巴马违反美国宪法,实际上剥夺了Ralls公司的财产权。

  “我们认为这一诉讼没有任何好处,我们打算积极地为该案进行辩护,”美国财政部发言人阿莱莫(Kara Alaimo)向财新记者表示,但她拒绝透露美国在此案中具体的国家安全考虑是什么。

  美国财政部是CFIUS的牵头机构,这一委员会的成员单位包括司法部、商务部、国土安全部、能源部等九个政府部门,其职责是根据1950年通过的《国防生产法案》第721条款行事和2007年通过的《外国投资和国家安全法案》对外国兼并收购美国企业的行为进行监督与审批。

  负责为Ralls Corporation代理此案的律师尚未对财新记者的采访做出回应。

  争议由来

  Ralls Corporation股东为三一集团副总裁、财务总监段大为和三一集团副总裁、三一电气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佳梁,其在今年3月收购了四个在俄勒冈州的风电场,希望通过建设风电场并装备三一生产的风电机以此为其风电机产品进军美国市场探路,这一收购并未知会CFIUS。

  美国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 LLP)的合伙人赫夫茨(Stephen Heifetz)在去年向财新记者解释CFIUS的运作程序时表示,应对CFIUS最好的方法是坦率地做早期报告。他是此次三一案件的律师之一。

  “收购时要尽早和CFIUS接触,解释这个收购,告知他们公司的控制方是谁。如果你让CFIUS主动来找你,这一定是个坏的开始,”他的这一评价是在去年做出,并非针对此次特定案件。

  Ralls Corporation在起诉书中称,在收购后不久,美国海军就对其中一个风电场的位置向公司表示担忧,希望该风电场迁址,以减少对当地军机低空训练的干扰,而Ralls尽管表示搬迁成本高但仍愿意积极配合,海军在写给俄勒冈当地公用事业委员会的信中称“感谢Ralls公司的合作”。

  但事情并未完结。据美国财政部助理财长拉戈(Marisa Lago)向华盛顿特区法院提交的材料称,由于没有得到事先知会,CFIUS是从国防部处了解到这一已经完成的交易,随后致电Ralls公司要求提交关于交易案的说明以便审核,而公司方面表示同意,并最终于6月28日正式提交了说明。

  CFIUS同时警告Ralls公司在委员会作出决定前不要施工以免发生财产损失,对这一意见Ralls表示反对,不愿停工以免公司错过税收优惠规定的最后期限,且公司称自己了解可能承担的风险。

  7月25日,CFIUS在法律规定期限内发布禁制令,要求买卖双方立即停止被收购风电场的建设和运营,在五天内撤出所有堆积储存物资,并不得进入这些场地(仅允许雇用美国公民进场搬出物资)。但两天之后,Ralls的法律顾问告知CFIUS称,公司在收到禁制令前已在场地内浇筑了水泥地基。

  此后,Ralls还告知CFIUS公司正在寻找美国买家以接手这一项目,希望CFIUS能暂停禁制令以便公司在税收优惠最后期限内完工,新的买家将会安装三一生产的风电机。CFIUS在7月31日发布修订后的禁制令,提出两个新的要求:一是公司需在交易前将新买家的信息报告给CFIUS,且委员会保留反对的权力;二是三一集团、Ralls公司以及该公司两位股东不得向新买家转让三一集团的设备。

  对于CFIUS的命令,公司表示同意,但反对移除水泥地基,并称要向国防部索赔。这一回应遭到了CFIUS的反对,双方就此谈崩。Ralls公司于9月12日向法院递交诉状,将CFIUS和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告上法庭,而CFIUS则在9月13日之后向总统奥巴马递交了评估报告,奥巴马于9月29日正式否决Ralls的此次收购。

  数个先例

  财新记者查询哥伦比亚特区法院的记录显示,包括此次在内,CFIUS在历史上总共只被起诉过三次,其中包括此前有名的迪拜港一案。

  “这次公司和交易规模都不大,我很好奇为什么三一会进行诉讼,”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向财新记者表示。

  负责跨国投资的美国律师事务所Reed Smith资深合伙人张晋蜀向财新记者分析称,诉讼一开始就没有太大赢的希望,但三一集团在此案中确有经济损失,即使不提起诉讼也没有任何好处,而诉讼可使政府层面上有案可查。

  “但也不排除幕后有高人指点的可能,”他说。

  财政部和CFIUS都并未透露具体的国家安全威胁是什么,Ralls 公司购得的风电场预计在建成后发电量为40兆瓦,仅为其接入的美国大平洋公司PacifiCorp总发电量的0.37%。而且该公司在起诉书中称禁飞区中的其他风电场也有安装外国风电设备的情况,包括印度、丹麦公司。

  “CFIUS此前主要关注两个方面:交易是否涉及敏感技术、交易是否涉及敏感企业,但这次三一的案件又多了一个敏感地点,这对投资者来说很难事先了解,”张晋蜀向财新记者表示。

  他认为这次案件意味着今后无论行业、规模,任何中国企业只要收购任何美国公司都可能需要和CFIUS事先接触:“这到了没底的程度。”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主任阎学通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讲话中表示,美国应该在谋求商业利益和保证国家安全问题上寻求平衡。

  “如果中国对外国投资如此行事,我会认为他们很愚蠢,”他说。

  但史剑道则向财新记者表示美国和英国不同,美国政府不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对商业利益寻求妥协。

  史剑道认为Ralls公司的此次诉讼做法愚蠢,但并非全无好处:“美国的投资审查过程不透明,对CFIUS权威的挑战可以提醒CFIUS自己的决定是可能被推翻的,挑战美国总统也可以刺激美国官员在处理中国投资时做出更加清晰、快速以及彻底的回应。”

  从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前总统布什否决中国收购案以来,美国再未发生过总统亲自否决中国在美的收购案的情况,即使华为、中海油等也都是在CFIUS官员的强烈暗示下主动撤销,而此次Ralls公司是近20年来美国总统首次做出否决决定。

  张晋蜀认为美国总统的决定意味着该案基本终结,但三一的做法迫使美国政府首次在有案可查的背景下做出了表态,这可能会使CFIUS今后变得小心。

  “今后中国企业真要无路可走,就让总统发布命令,这也不用多花钱或精力,”他认为有些企业担心自己过于强硬会妨碍自身在美的其他业务,但这一担忧属于中国特有的担忧,美国政府不太会出现对中国企业在美的其他正常经营活动给予“穿小鞋”待遇。▇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TDSCDMA 倍泰龙 比亚迪 中国中车 叶问3最终北美票房 通州房价 房贷利息下调 吉姆西 快鹿集团 财新网 上海 2月房企销售数据 增开普速列车 网评 熔盛重工 十八届五中全会 女黑老大组织2000妇女卖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