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乙醇惹的祸

2014年01月06日 16:14 来源于 财新网
用粮食来生产汽油,本来就是个馊主意。

  周乃菱/文

    美国中部遇上了半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媒体画面显示大片玉米种植地区枯黄的秸秆,颗粒无收。玉米价格飞涨了60%,直接危害到依赖玉米做为饲料的畜牧场和乳农。美国玉米出口占全世界外销玉米的一半,连创新高的价格已经带动世界粮价的上涨。联合国世界粮食组织发出预警,担心2008年贫穷国家饥荒抢粮悲剧的重演。

  今年干旱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春天雨水充沛,美国农业部很乐观的预测玉米丰收约在148亿蒲式耳,到了六月天气情况不对,几次下调到108亿。美国连着三年年成不好,库存很低,期货市场玉米连创新高。美国玉米三分之一用于国内肉禽类养殖和奶农需求,三分之一用于乙醇制造,其余的出口。联合国国际粮食政策机构向美国政府呼吁,暂时放松对汽油必须掺合乙醇的规定,缓解供应紧张,畜牧和肉类加工业地区的156位众议员与26位参议员联合致函环境保护部门,要求暂停向汽油内掺加乙醇的强制性规定。

  这个合情合理的请求,照说应该得到积极的回应,可是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政治的考量重于一切,国内粮食与能源利益博弈为主,国际上人道主义的呼声,起不到多大作用。

  用粮食来生产汽油,本来就是个馊主意,美国政府以减少对进口石油的依赖以及环保为由,自2005年起规定汽油内必须掺国产乙醇。2007年能源独立安全法案发布每年生产乙醇的硬性指标。这些立法改变了农业经济,美国乙醇主要产自玉米,导致玉米种植面积大量增加, 乙醇产量过去十年翻了又翻,是上世纪末四倍。今年的指标是132 亿加仑,在干旱减产的情况下,40%的玉米仍要投入制造乙醇。

  乙醇对缓解温室效应有所帮助,但是有专家算了一笔账,生产玉米从播种到收割使用大量的柴油,加上农药的污染、运输的污染,所耗费的能源比乙醇产生的能量还要大。乙醇本身的能量低,以同样的能量来计算,乙醇的生产价格比汽油贵50%。驱动乙醇生产主要是政府补贴,每加仑高达1.78美元,此外由于不断扩张的玉米种植面积,去年占到所有作物面积的57%,把大豆和小麦都挤压到边缘土地,增加产粮成本,间接促使美国人每年在粮食肉类消费上多付出400亿美元。

  汽油生产业称多年来乙醇的大量生产,剥夺了其他代用品的发展空间。现在代用品的价格过于昂贵,从经济角度来看,对乙醇的依赖已难以摆脱。美政府用上亿的补贴要求汽油供应商掺加乙醇,如果叫他们少掺乙醇,得拿出更多的补贴。

  干旱造成的美国国内经济损失主要在畜牧和乳业,农业部已经动用紧急款项救助牛肉、猪肉和禽类的牧场。食品原料上游价格上涨对国内消费者的影响其实有限,从生产价格到消费价格中的环节很多,这几年食品制造业面对经济疲软,尽可能削减开支,不敢把成本的提升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于是挖空心思用包装瘦身等,各种障眼法,来维持销售量。

  然而高价美国玉米在国际的影响相当可观。目前全球经济复苏疲软,欧元区混乱,各地失业率高,即使少量的粮食价格上涨,也会给消费者心理蒙上阴影。中国养殖业已经养成对进口玉米的依赖。最悲惨的是要靠进口粮食度日的贫穷国家,本来就脆弱的国家财政,无法应付国际粮价上涨的负担,将导致更多人挨饿,国民营养恶化。

  今年美国中西部干旱和黑海地区的减产影响到玉米、大豆和部分小麦,但是巴西丰收,做为主食的大米产量正常,全球的粮食供应短期不成问题。就中长期来说,全球气候变暖,每年粮食生产风险增大,已成为趋势。

  种庄稼就是靠天吃饭,然而各国的政策比天气更难预测,风险更大。美国对联合国放松乙醇生产指标的要求,置若罔闻,就是一个例子。

  6月美国汽油价格4美元一加仑,贵啊!过了一两周,居然下滑到3.50元左右,加油站的顾客都喜形于色,为时不久,油价开始回升,不多时又回到4元以上。这时国际原油价一直保持一桶在100美元以下,汽油价格上涨主要由于玉米价格上扬,带动掺在汽油中乙醇价格飙升所致。美国不是争取能源价格不受制于外国吗?这回涨价怨不得别人,是自作自受。

版面编辑:邬幸岑
推广

更多
更多
源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