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要闻正文

海鑫全面停产 传德龙钢铁和民生银行参与重组

2014年03月25日 12:12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钢铁(含上游铁矿石)
海鑫内部人士称,集团已确定重组,估计一个月左右出结果。当地中行、建行、工行均涉逾期贷款

  【财新网】(见习记者 王少杰)海鑫钢铁集团的最后一个生产高炉5号炉,也在3月20日停产了。目前,海鑫钢铁已全面停产,近万名工人上班不开工,每天只在工厂打扫卫生,整个集团正在进行资产清算和重组。

  海鑫:现在要钱要货都不可能

  3月24日上午10点,财新记者在海鑫集团总部办公大楼看到,正有供货商在与炉料部部长宋晓勇交涉。海鑫集团的总部位于闻喜县东镇,白色的大楼有一个尖顶造型。

  宋晓勇对供货商说,海鑫集团已经确定了重组,估计需要一个月时间完成重组工作,四月中旬或四月底会出结果,现在有意向的钢厂正在考虑。

  “现在要钱还是要货都是不现实的。资产重组时,所有资产都在清算,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都不能拿走。”宋晓勇透露,目前德龙钢铁是最主要的谈判方,但德龙加入只是参股,控股方仍是海鑫集团。

  一位接近海鑫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德龙钢铁不可能入资,一是钢铁行业不景气,二是海鑫集团的产能只算中等,而且生产的是普钢而不是赚钱的特钢,本身没竞争力,他不排除德龙钢铁领导和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关系好,投一笔钱。

  财新记者从另一渠道了解到,德龙钢铁是河北邢台的引资企业、利税大户,但近期也受困于调整过剩产能之苦。消息人士称,邢台市委有意“英雄断腕”,德龙钢铁也在积极联系外迁。截至发稿前,财新记者尚未联系到德龙钢铁。

  据了解,河北钢铁集团敬业钢铁有限公司在3月10日到海鑫洽谈接手事宜,之后敬业钢铁的总经理又亲自带队来谈,均未果。

  一位海鑫员工透露,内部传闻德龙钢铁来考察时发现仅5号、6号两个高炉的维修费已达6个亿,德龙实际上已被吓退。近日李家召开了家族会议,已决定由李兆会五叔李天虎重掌海鑫,此决定也是政府的意思,未来可能得到政府的扶持。

  宋晓勇向供货商强调,重组后不管人员配备是否变动,供货商已走完的手续都将作废,届时需要和新领导重新走一遍手续,再去签一遍字。他表示,到时签字手续不会像之前一样繁琐。

  有供货商对财新记者透露,他们之前的收款手续已经走完,但从去年年底到现在都没拿到钱,现在感觉不可能拿到了,只能等海鑫重组完再来。一位供货商猜测,海鑫要求重走手续的原因一是领导层可能会换血,二是想把账款再向后推一个月。

  对于供货商们一再的回款要求,宋晓勇一遍遍的重复:“我们不是欠了300多亿的联盛,不会破产,只是会吸收一笔资金,重组是企业很正常的事情。”

  宋晓勇强调大方向已经定好,可能不到一个月就会有结果。供货商对他表示网上30亿贷款逾期的消息让他们没有信心,担心银行不会再给海鑫集团任何贷款。

  宋晓勇却表示:“重组后有可能民生银行作为海鑫的大财团,参与持股。”

  供货商人心惶惶

  一位供货商忧心忡忡地对财新记者表示,他们的合同是和李兆会妹妹李兆霞任董事长的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签署的,海博与海鑫为两个独立的公司,供货商担心德龙或其他公司加入海鑫控股后,会不承认与海博公司的合同。

  据供应商回忆,2008年合同款还是在海鑫账上,后来所有合同款都挂在海博。奇怪的是,所有手续都在海鑫办公地点办,而海博是个贸易公司,办公地点在上海。该供货商不无深意地表示,海鑫年年不盈利,海博年年盈利。

  海鑫集团附近的宾馆住进了很多要账的人。一位材料商告诉财新记者,海鑫内部人士说如果破产,材料商可以到海鑫厂区里自行拉原料,该材料商表示这属于一种安慰,他们并不想闹到那地步,一来还想和海鑫做业务,二来厂区有保安,根本拉不走任何东西。

  一位供货商对海鑫的说法不满,他认为让到厂区拉原料只是一种托辞,海鑫的供货商有几百家,厂区余料如何够拉?海鑫的领导应该站出来把问题说清楚。

  在这些供货商中,上海宝冶是海鑫钢铁一家比较大的总包单位,总包就是设备检修和材料供应两块。目前仍在进行钢炉的维修工作,有钢贸商称宝冶在海鑫的项目出过质量问题,虽然在行业里属于常见情况,但现在也可能面临钱不好要的问题。

  一位供货商表示现在收的都是海鑫集团的承兑汇票,即先把钱压到银行里,提前取出还需要贴息大概4个点,年底时会达到5个点。

  已经有讨债的材料商表示,如若再讨要无果,就要拉条幅上街——“还我工程款”。

  银行和政府的声音

  工行闻喜县支行刘姓副行长向财新记者透露,目前工行运城市分行已针对海鑫债务成立专门工作小组,工行闻喜县支行行长李海瑜被临时抽调到小组,已赴运城市参加小组会议。

  李海瑜之前曾亲自去过海鑫办公大楼讨要欠款。据随李海瑜同去海鑫的银行职员透露,之前讨要是上面分行要求的,属于正常的工作手续,职责范围内的事,后来因为牵扯到地方的关系,县支行出面级别不够,所以才由市分行出面。

  据上述工行人士透露,海鑫集团欠中行和建行的贷款最多,在工行闻喜县支行的贷款大概有1个多亿。

    但实际上,民生银行“占大头”。此前,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民生银行在海鑫钢铁系的贷款敞口远大于目前外界所说的30亿元。对此,民生银行行长洪崎未予确认。洪崎表示,目前当地政府正在积极介入此事,“(海鑫)还远远未到(债务危机的)时候”。民生银行品牌管理部在给财新的官方回复中则称,目前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在民生银行授信敞口19.5亿元,全部系抵押担保贷款。“我行正在和相关政府部门及银行同业一道,协商共同化解风险,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中行闻喜县支行一位冯姓主任对财新记者表示,海鑫在县中行借贷余额有3000万,还未到期。他表示,海鑫一般在运城或太原办理贷款,和县支行接触不多,他本人从业30年都从未见过海鑫的李兆会,其他县支行也一样,即使闻喜银监办也都不掌握海鑫的状况。

  建行闻喜县支行袁姓行长表示县里已经开了会,由县委宣传部门统一回应媒体。

  财新记者找到县委宣传部长吉俊龙,他表示,海鑫集团在就业、经济方面对闻喜县帮助不小,应正确看待,现在满城传播小道消息的人并不掌握实际情况。但是,他也表示宣传部门目前掌握的情况也并不多。

  海鑫现状

  平日生产时噪音很大的高炉,现在一片宁静。5号高炉一位工人说,停产前能用的原料剩下已不多,而且也没钱再买原料,因此停产在他预料之中,现在整个海鑫集团只有焦化厂还在保持最低产量的生产,大约日产80吨。

  据一位海鑫员工透露,去年李兆会以年薪200万高价从其他钢厂请来了刘世平任执行总监,“但真正说了算的还是李兆会兄妹俩”。一位供货商也表示:“空降高管根本不管用,事情根本推不下去,本地人干了很多年都不服管理。这边的人都拍不了板,只有李兆会家族的人才知道真实情形。”

  李兆会兄妹日常均不在闻喜办公,李兆会常年在北京,李兆霞在上海。以前海鑫所有部门负责人两个星期要飞一次上海,后来行业不景气,就改为上海领导飞来闻喜开会。

  据财新记者了解,海鑫集团员工工资均被押了3个月,上个月发的工资属于2013年11月份工资,工人平均工资在2000元左右,但较早停产部门的员工据说只发500元生活保障费。

  海鑫集团工资一般在月底发放,多位员工表示担心公司发不出钱。据一位员工透露,以前工资都是打卡,但是上个月工资改为现金发放,可能是因为海鑫公司的账号已经被银行封了。财新记者之前拿到的海鑫的联系方式均已停机,在海鑫总部联系集团办公室主任杨安定,也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郭琼 | 版面编辑:闻静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