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TMT正文

中国互联网医院达36家 多方合作成主流模式

2016年11月25日 15:2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目前在从业资质上仍缺乏国家性标准,腾讯专家预期标准一两年内将出台

  【财新网】(记者 李妍)自2014年广东省网络医院、2015年乌镇互联网医院落地之后,互联网医院建设进入高峰,有31家集中在2016年开工。11月24日,与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同步,腾讯研究院、动脉网蛋壳研究院发布了《2016中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显示截至2016年11月,中国互联网医院已经有36家。

  白皮书起草人之一、腾讯研究院资深专家张孝荣对财新记者表示,“互联网医院是新生事物,发展很快,2016年是爆发期,明年还会更多,目前是发展初级阶段,趋势良好,但问题在于行业标准还没有建立,在资质上缺乏国家性标准,预计这个标准一两年可以出台。”

  所谓互联网医院,是指是互联网在医疗行业的新应用,其包括了以互联网为载体和技术手段的健康教育、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电子处方、远程会诊、及远程治疗和康复等多种形式的健康医疗服务。互联网医疗代表了医疗行业新的发展方向,有利于解决中国医疗资源不平衡和健康医疗需求增加之间的矛盾。

  36家互联网一样重已经实现落地运营(已提供PC端或者APP端服务入口)的共有25家,其他11家在2016年已经公开宣布签约在建。

  从互联网医院的建设主体来看,以微医集团、阿里健康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医疗机构、地方政府作为联合发起方成为主流模式,在36家互联网医院中占据半壁江山以上。以东软熙康、智业互联为代表的IT服务商参与建设13家。

  白皮书对互联网医院的成熟度进行了评分,评判标准包括医疗服务、医疗资质、连接广度、连接深度和连接维度。其中,乌镇互联网医院、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甘肃互联网医院和广西互联网医院获得较高评价。

  在连接的广度上,乌镇互联网医院可提供全国医生资源连接平台。宁波云医院目前实现市内区域单位的医院连接。在连接深度上,乌镇互联网医院、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甘肃互联网医院、广西互联网医院开始从在线诊疗服务向提供电子病历间的数据连通、数据共享等服务进化。在连接维度上,乌镇互联网医院已经开始实践医药险的打通。

  “互联网医院是未来医疗发展的必然趋势。” 张孝荣表示,互联网医院将医药险聚集在同一平台,通过一个APP就可以完成所有寻医问药流程,这是前所未有的便民服务。“现在很多互联网医院都开通了药品服务,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可以实现下单买药,送药上门。”

  针对互联网医院的不同阶段,白皮书将其划分为医院信息化、网络医院和互联网医院三种类型。

  其中有7家处于提供便捷就医流程的医院信息化阶段。白皮书认为,这种形式“增强了医院院内或者是医联体体内的就医体验。提供线上服务的医生来自于医院自有医生。虽然名称上也以互联网医院冠名,但是从功能上来看,实际上仍处于医院信息化阶段。”

  有13家进入网络化阶段,落地为网络医院或者线上院区。这种模式是指以医院为主导,以单体或者医联体为建设核心,向下垂直做基层的延伸,代表医院是浙大一院互联网医院。同时也出现了以阿里健康网络医院为代表的由互联网、IT服务商与医疗机构共建的网络医院平台。

  乌镇互联网医院被认为是真正的互联网医院。张孝荣表示,“乌镇互联网医院能够把线下很多业务拿到线上运营,实现医生多点执业,实现了包括2400家医院信息系统连接,实现了医药险的全部入驻,相较而言,其他互联网医院个别业务可能比较先进,但产业链整体整合能力较弱。”白皮书分析称。微医集团是乌镇互联网医院的主要运营方,2015年9月,腾讯曾参与投资微医集团。

  需打通医药险

  是否拥有实体医疗机构的支持,能否获得相应资质被视为互联网医院发展的第一道关卡。以早期的春雨、好大夫与挂号网为例,仅提供咨询、预约挂号等医疗非核心服务,无法实现医疗服务闭环,这也导致企业难以盈利。白皮书认为,医疗服务的本质不仅仅是线上医疗服务就能够解决,必须能够与线下的医学影像检查、手术、会诊等实现无缝对接。

  另外,没有充足的医生资源,始终不能真正解决看病难的问题。白皮书指出,如何连接并大范围合理调配医疗资源,如何激活基层医疗资源,解决基层与患者之间的信任问题,是互联网医院需要具备完整的解决方案。互联网医院拥有线下依托或自建的实体医疗机构,能够具备全科医生建设的基础。

  在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方向上,白皮书认为,互联网医院的三大趋势是成为云端分级诊疗服务平台、人口健康管理与服务平台和医生自由执业的服务平台,互联网医院回归医疗本质的三个维度是诊疗服务供应、医疗资源配置和医药险全要素环节配置。

  互联网医院可以实现医疗大数据共享,推动分级诊疗发展。白皮书指出,互联网医院应该具备完善的数据系统,包括电子健康档案系统、电子病历系统、电子处方与在线医嘱系统、远程诊疗系统、处方审核与药品配送系统、支付与结算系统(含保险)等在线系统功能。监管机构可以通过基层医疗机构与上级医疗机构的电子病历间的数据连通、数据共享,实现国家对医疗服务运行状况的整体感知,辅助医疗改革优化决策。

  同时,互联网医院还必须实现朝向医药险全价值链的打通,开发创新药品配送、用药管理、医保对接、开发商保产品,利用互联网技术优化医疗控费机制,实现“可控医疗”目标。

  医药险三要素相比,张孝荣认为,在连接医院的环节上,医疗内部体系已经形成共识;药品销售环节的连接存在障碍,主要原因是整个药品行业对互联网的理解程度和信息化程度不同;保险对接存在政策阻碍,各地医保政策的差异性,决定了互联网医院必须在不同地区设置不同的产品和服务。

责任编辑:屈运栩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