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绿城董事长宋卫平:没有理由在公司危难时淡出

2012年06月18日 08:10 来源于 财新网
淡出只会在身体机能不行的时候,没有理由在公司危难的时候,自己要求退出;公司产品转型没那么快,成本摆在这里,不可能立刻调整成刚需,等活过来再说;未来最重要的是销售,手中有690亿元房子

  【财新网】(记者 王晓庆)6月8日,绿城中国(3900.HK)宣布获香港九龙仓集团(00004.HK)51亿港元资金驰援,包括入股和可转股债券,绿城中国得以暂解债务危机。

  九龙仓入股后,绿城集团董事长、上市公司绿城中国大股东宋卫平的股权稀释至25.45%,仅比二股东九龙仓高出0.85%。九龙仓认购的25.5亿港元可转股债券若全部换股,将成为第一大股东,占扩股后的约35.07%。

  一手创建绿城集团的宋卫平,掌管公司十余年,以激进著称。6月8日宣布与九龙仓的战略合作之前,宋卫平接受了财新记者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他表示限购限贷政策把改善性需求几乎压掉四分之三,对改善性需求产品为主的绿城几乎是灭顶之灾。

  他表示,这种非正常情况的限购限贷,调控的时间长度和深度超过了之前的预料,并认为目前房地产市场是扭曲的、不正常的市场。

  本文为宋卫平专访的下半部分。(上半部分为“绿城董事长宋卫平:最难的时候已过”)

  财新记者:这次绿城股本架构做了变化,意味着您个人会淡出吗?考虑过继承人吗?

  宋卫平:淡出只会在身体机能不行的时候,除非体力跟不上或智力下降。在我智力、体力、情绪都还正常的时候,我是没有理由在公司危难的时候,自己要求退出的,除非是找到比你优秀很多的人。

  如果我做得很疲惫了,做不动了,也没有办法。当然我非常看重公司,努力付出了很多心血,对我来说,这是应该做的事情,也是值得做的事情,也是可以放下的事情。55岁,知天命的年龄了,有合适的人当然可以让。

  财新记者:你个人的操控力过强,对企业发展会否有风险?

  宋卫平:有利有弊。这些年来说,绿城是个成功的品牌,现在的问题集中在绿城房产,教育和物业是成功的,足球除了赔钱别的都好。房产也是暂时的困难,总体上来说,绿城是健康的,基本质地是好的。

  公司受领导个人的影响,是正常的。所谓个人的色彩,是有这样的过程,用自己的所思所想,把大家内心向善向上向美的一面调动起来,互相契合,没有人会毫无原则地听从别人的意愿。

  财新记者:按照你的风格,渡过这段困难时期,绿城还会激进扩张吗?未来发展的重点是什么?

  宋卫平:如果没有目标,做企业干嘛?通过做企业,为社会做改变,我会尽可能做很多事情。关键看怎么把握度,既要做出成绩,又要安全。总的来讲,为了改变这个社会,是要做很多事的。

  这样非正常情况的限购限贷的调控,是想像不到的。有可能的话,给自己留点安全的余地,开阔一些是基本态势。

  公司产品转型没那么快,成本摆在这里,不可能立刻调整成刚需,等活过来再说。未来产品重点是住宅,包括盈利少的住宅、养老项目,也有可能做些商业,看市场的需求。

  财新记者:绿城6月底要集中还债,大概几十亿的规模,资金如何解决?

  宋卫平:销售、腾挪项目还是解决资金问题的主要途径。标准普尔、穆迪等机构对绿城的评级下降,会导致银行放贷更加谨慎,对我们来说更难。不过,5月的存贷比情况还是正常的。

  融资成本从去年开始就提高了。以前可以转嫁到房价上,现在只能压缩利润空间,甚至有项目面临亏损的状态。

  未来对绿城最重要的是销售,我们手中有690亿的房子。

  财新记者:有没有想过,绿城为何会这么受关注?你认为外界对你有误解吗?

  宋卫平:说句好听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杭州不是一线城市,只是省会城市,我们做这种类型的房子,在规模、产品品质方方面面做出了一些成绩。我们没有背景,走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本身就是很难做的事情,遇到调控,这些困难重新出现了。

  我认为没有大的误解,人的一辈子就是想把事情做好,调控我们是想到的,只是时间的长度和深度超过了我们的预料。我们拿项目的时候,几年前都会想多拿几块地,一旦形势不好、做不动的时候,就把地卖掉,把项目卖掉,便宜点甚至保本卖掉。

  资金周转的艰难困苦程度是有的,本来就是“小马拉大车”,但压力被媒体放大了。

  财新记者:为什么之前会有一些项目划到绿城建设?

  宋卫平:是管控的问题,没有实质的意义。我现在管绿城建设,去年底到今年1月份的时候,把我之前管的房产项目划过来,方便我的就近管理,这些项目的股权架构都很清晰,利润也没有影响,该谁的还是谁的。

  房产是老团队,也可以来带带新团队,万一项目做完,公司没有钱买新的项目,人也可以转到物业。这些项目不收管理费,自我运营的。

  财新记者:您想把企业做多大?

  宋卫平:没有具体的目标。把企业做大需要很多优秀的人,一个人是做不动的。好企业的标志是,企业是不是健康。简单的指标是对社会的贡献,创造了多少价值。

  我现在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自己现在的精力还能跟得上,尤其是凭借这么多年对公司的管控和熟悉程度,可以把好的方面发扬光大,差的方面停止修整。

  出现现在的情况,我要负主要责任的,消化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要尽可能多出点力。我也经常反思,犯过很多错误。

  财新记者:有人说您事无巨细都要管?您现在管哪些事务?对员工的要求是怎样的?

  宋卫平:没有人有资格评价我的工作方式。就怎么管最好?这不好说。

  销售、管控、奖金、经纪人、培训、价格、产品特征和卖点、开工进度、项目里重要的场景、产品的研制和研发等等,我都管。

  绿城代建,上市公司是大股东,我和其他高管占了部分股份。绿城发展是年轻人做股东,让他们锻炼,给他们舞台,让他们去创造,能不能做起来,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我鞋子是穿破了才会换,现在穿的鞋就破过一次、修过一次。我下工地耗鞋子。一个月去一、两趟工地,一年几十趟吧。

  我不能忍受员工的素质是,不认真、不动脑子,像梦游。大的理念要认同。我是做员工起来的,清楚员工的所思所想,他们想要尊严、可以养家糊口的薪水和置业要求。

  去年尽管公司风雨飘摇,可员工还是加薪了。报告摆到我面前,批吗?我咬咬牙想,我们再努力点吧。■

  记者点评:因激进扩张、高负债率运行、成本高企等因素,绿城在历次行业洗牌中,始终位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即便是在哀鸿遍野的2008年,宋卫平依然没有选择妥协,绿城硬挺过了楼市萧条期,坚持不降价不倾销的政策,在2009年开始的一波楼市繁荣中赚得盆满钵溢。

  在本轮调控的初期,财新记者采访绿城高层时,他们还津津乐道绿城2008年的应对之策,称绿城依然保持既有政策不变,不会调整高负债运营模式。

  然而,一年半过去了,调控政策依然持续。在限购限贷的政策下,绿城销售几近停滞,资金链紧绷,2012年更面临超200亿元的短期债务压力。

  2011年底,绿城集团净资产负债率高达148.7%,高于行业水平,引入九龙仓可使负债率下降至80%。但九龙仓若未来有可能成为绿城中国第一大股东,将来的绿城可能不再姓“宋”。

  此前传出绿城房产数十个项目管控权划转至绿城建设。外界揣测宋卫平不玩了,最起码也是在淡出上市公司。绿城内部人员表示,“这样的逻辑推测,似乎也有道理。”

  然而,宋卫平的妥协必定是暂时的。无论是卖项目、调整销售、股本变更,宋卫平的种种举动都是为了渡过绿城眼前的困境,应对非正常的市场环境。

  尽管宋卫平在公开场合宣称绿城将结束高负债运营的模式,承认此前过于激进,但是面对财新记者“渡过眼前难关后,绿城会不会依然激进”的提问,宋卫平没有正面回复,依然抒发心中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愿望。

  显然,其骨子里坚信绿城选择的前进方向和运营模式没有根本性问题。引入战略合作者,不过是绿城自救的无奈之举,并不是主动求变。未来掣肘之下,宋氏风格将如何演进,还拭目以待。

  (本栏目稿件为财新与腾讯财经合作推出,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责任编辑:何华峰 | 版面编辑:张也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