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赵令欢:无须抗周期

2013年04月15日 08:06 来源于 财新网
经济周期不是一两个企业能控制的,抗周期的工具是长期持有

财新记者 于宁 郑斐

  2012年国际市场复苏乏力,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与基础设施投资、国际贸易相关的航运、造船、机械制造等行业受到重创,甚至连零售业也陷入低迷。对于掌管450亿元资金的私募股权基金弘毅投资(下称弘毅),挑战前所未有。

  弘毅有数个大型项目单笔投资超过10亿元——自2005年以来在中联重科(000157.SZ)累计投资近20亿元,2012年底在中集集团(000039.SZ,02039.HK)投资1.74亿美元,2012年在苏宁云商(002024.SZ)投资12亿元。这些项目目前都处于行业调整之中,尤其后两家公司去年利润下降约一半。上述投资给弘毅带来的盈亏在二级市场上一目了然,比如苏宁已使其账面浮亏近半,弘毅看准了吗?市场一片质疑。

  弘毅总裁赵令欢自有解释。他在近日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称,经济情况不好时做投资未必悲观,而经济情况特别好的时候投资不要过于乐观。近来因经济低迷,在私募投资领域投资人与企业管理者纠纷时现,但弘毅仍选择支持管理层。赵令欢称他对合作伙伴詹纯新 (中联重科董事长兼CEO)、张近东(苏宁云商集团董事长)、麦伯良(中集集团总裁)等人深信不疑,相信经济拐点过后,他们会将各自企业继续带向成功。但是,中国经济周期的拐点在何处?赵令欢的答案是,但凡弘毅确定的主打行业,即使看不清何时走出低谷也要投资,其抗周期的工具就是长期持有。他相信中国的城镇化与消费升级会使这些企业获得更大发展空间。

  他还就基建、航运、零售电商等多个行业的竞争态势和投资前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财新记者:弘毅所投资的中集集团、中联重科和苏宁都处在与宏观经济高度相关的强周期行业,在经济低谷期企业业绩受到冲击。你怎么看周期性的问题?

  赵令欢:弘毅就是要投资和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联系紧密的公司。中短期持有策略的投资公司会觉得进入周期性行业很被动,因为经济周期不是一两个企业能控制的。而我们的理念不是要抗周期。作为中长期价值投资者,我们对了解的行业周期会善加利用,但国家重点发展的行业,我们不会因有周期性就规避,我们把长期持有作为反周期的工具,投资持有一般5到10年,所以不适合投经济周期5到10年的行业。但你刚才提到的这些行业都是3到5年一个周期,它们和中国经济发展体制有密切契合,受政策影响比较大。未来中国重视城镇化建设和农村发展,这些行业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投的中联重科、中国建材投资回报不错,其中中联重科已经经历了两个周期。而苏宁正在转型,得给它调整的时间。

  财新记者:如何判断企业是否进入行业低谷?何时走出?

  赵令欢:我们会重点研究行业是否有周期性,对政策的敏感度等。当发现可以中长期投资,又恰逢行业低谷时,我们就会出手,中集就是一例。中集已经历了三四年低谷,企业自身也在调整,这是进入的大好时机。我们也看好企业搭的架子。一般人认为中集集装箱与航运、国际贸易联系紧密,但中集还另有海洋工程装备、能源化工装备等产业,经过几年积累和聚集,已具备快速发展可能,这些产业与航运是否恢复关系不大。

  我们投资的每个大型企业,主业都有很大周期性,这些企业自身或在我们帮助下,可进行产业扩张以对冲周期。我们不愿投入一个纯粹受周期影响、处于风口浪尖的窄的行业,好比航运,它的周期5-10年甚至更长。但中集不是,它的业务很宽,而资本市场定价永远有偏差,所以我们选择进入。

  财新记者:中远太平洋考虑出售中集21.8%的股权,你们是否有意增持?

  赵令欢:对此我们特别关注。我们会长期持有已经持有的股份,也会寻找时机加大我们在这个企业的参与力度。我们已经对中集投了近2亿美元,和股东、管理层沟通得很好,不会为了增加话语权而增持。

  如果有合适机会我们不介意增持,但现在的位置已经很不错。

  财新记者:中联重科现在风险如何?2012年利润虽然只降了9%,但应收账款达189亿元,现在融资租赁客户违约风险已经出现,中联重科还计提了坏账准备。

  赵令欢:首先,中联重科的数据肯定是真实的,审计师在那么大的舆论压力下翻了个底朝天,出具了无保留意见,对此我们深信不疑,这也是我们在公司治理上的要求。财务数字相对市场预期是很好的,詹纯新很多事情做在前面,比如产业化和城镇化的结合,如果他能排除干扰,能做得更好。

  财新记者:阿里巴巴、京东商城都在准备上市,苏宁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还在整合,你对他们的竞争怎么看?

  赵令欢:你说了两个问题,一是电商的竞争格局;二是苏宁所处的阶段和地位。阿里巴巴在马云领导下不断创新,在市场中产生了重大影响,上市成功将会是企业发展新的阶段,也是行业大事件。在电商这个行业,一个主要公司的动作会对其他公司的策略产生重要影响。我们投资苏宁时,苏宁还不算其中重量级的运动员,很多人认为我们投错了。但这仍然引发了行业内几乎所有大公司重新布局。阿里如果上市,对行业是有好处的,其他公司都会做出调整。

  现在,苏宁最艰苦的日子可能还没过去。张近东想得特别清楚,中国的零售市场将是线上线下有机结合的。但一个线下的领导型企业,在一定时间内不多走弯路、高效地把线上做好,这对任何企业都是挑战。张近东是主动选择,按照自己的步骤引入外力,以加快速度或少走弯路。我们认同张近东对今后发展的认识,我们也清楚做好线上谈何容易。现在基本按照优化速率与方式一步步做。我认为苏宁可以成为电商行业最重要的企业之一。

  财新记者:如果京东商城收入做到千亿都不赚钱,PE还会继续支持吗?

  赵令欢:投资人多数还是觉得有利润才投,但电商是新兴行业,所以大家会有不同看法。不同的投资人有不同的判断标准和风险承受能力。

  财新记者:你怎么看待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时间窗口?美国证监会起诉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华机构。

  赵令欢:不是美国对中国企业开窗口的问题,而是中国企业应如何正确选择的问题。美国市场目前对中国公司总体比较谨慎甚至稍有偏见,这种态势的形成很不幸,有很多公司造假引起了担心。我们认为,除了极少数类别的公司,比如互联网、游戏这样极领先的概念才需要去美国上市——一是中国有限制;二是美国市场对怎么定价有更先进的认识,而对其他大部分中国企业来讲,香港和内地市场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从技术层面看,现在美国股市比亚洲股市信心多得多,中国证监会还没有重启IPO,而香港市场也比较弱,中国公司都担忧上市定价不好。

  财新记者:近年来一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正在或打算进行私有化,对互联网企业来说,A股和港股估值还不如美国,你觉得可操作性强吗?

  赵令欢:上市是为了找到与公司匹配的市场。 互联网公司已经找到了一个优化的市场,为什么要回来?我觉得它们未必真有私有化需求。我们正在操作先声药业(SCR.NYSE,弘毅投资的企业)的私有化,我觉得成功机会比较大。这类企业退市是出于无奈。先声是个好公司,被扔在中国概念股里面,成为孤儿股,价值发现功能丧失殆尽。另外,这些年发展中有重组需求,面对小股东做事更累更贵,非上市公司反而更容易重组,所以公司才有私有化需求。

  财新记者:去年你们看了很长时间的欧洲德克夏银行,最终没有投。为什么?

  赵令欢:我们一直在看很多国外公司,但只做了很少的几个。

  我们对国际上的一些公司继续保持高度的热度与关注,因为中国已经变成世界上最好、最大的消费市场,而很多国家的公司有很好的产品、服务、品牌,可以到中国来满足消费者需求,这是一个商机。但那些外国公司对怎么利用中国机会,如何治理与管理中国市场都不在行,所以我们热衷做inbound crossborder(内向的跨境收购),在做国企改制的基础上打造“外企改制”,把跨国公司在中国的运作本土化,这些是我们今后的增值点,这方面的交易会越来越多。

  财新记者:大家都在观察城镇化带来的投资机会,你们怎么看?

  赵令欢:城镇化是个总抓手,我们注意到有两方面影响:一是要搞基础设施的建设,建筑材料、机械工程行业会中长期看好,所以我们坚定地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周期来投资这些行业;二是城镇化有不同阶段。过去说城镇化仿佛就是城市化,农民工进城。下一阶段会不一样,可能尝试以乡镇和已经建好的交通要道为线路,串起来的分散式工业化及就近的城镇化,比如美国大公司的总部很少有在纽约、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的,很多大保险公司总部在小乡村,我们觉得这可能是中国未来城镇化的趋势。

  中联重科以前建工业园,一做就是600万平方米,一个地方几万工人,几乎是一个城。这几年詹纯新尝试沿着高速公路,把大工业园分散到乡镇县,虽然物流成本高一些,但人力成本会降低。未来这种以产业分散布局引发城镇就地就业的城镇化值得注意,会发生很多这样的机会,懂得这样做的公司会发展很好,政策也会十分支持。这是良性的东西,我对此很看好。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铁 药物一致性评价 深圳楼市 李仰哲 财新网 沃尔沃xc90 海尔收购通用 程博明最新消息 安徽省杨振超最新消息 2016年6月国家大事 刘小华 上海迪士尼开业照片 特朗普 2016年高考人数 高考招生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