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公司要闻正文

康达尔限制涉嫌违规股东权利 法院判决不支持

2016年12月14日 18:0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深圳中院终审判决称:康达尔董事会限制京基集团股东权利的决议无效。康达尔不服,将申请再审。京基集团拟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康达尔董事会、监事会
资料图:康达尔集团董事长罗爱华、总裁季圣智等人召开集团2016年一季度经营分析会。 图自康达尔集团网

  【财新网】(记者 王婧)京基集团通过多次增持,成为康达尔(000048.SZ)第二大股东,正对公司控制权虎视眈眈。2015年11月,康达尔以董事会决议方式,宣布对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多项股东权益进行限制。这些权益包括表决权、股票处分权、收益权以及继续购买股票交易权等。深圳市中院于12月8日下发的终审判决称:董事会决议因违反法律规定而无效。

  京基集团是深圳本地房地产商,意欲收购康达尔。其涉嫌安排员工隐蔽增持康达尔,未履行信批义务,并最终成为康达尔第二大股东。(参见《财新周刊》2016年第3期报道“康达尔迎战京基”)康达尔方面称:因为有信批违规行为,京基集团并不具备收购上市公司的主体资格。对此,监管部门态度暧昧,迟迟不予表态。京基集团于是步步紧逼,自2016年中期以来,多次要求罢免康达尔董事会、监事会。

  9月14日,康达尔就京基的罢免议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宣布:所有罢免议案均未获得通过。9月18日,康达尔就此对外发布公告称:京基集团受让的林志等 13 人违法增持获得的公司19.80%的股份不得行使表决权,该部分暂不计入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不过康达尔为这一表决结果的修改留了余地。公告称:如法院对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涉嫌违法违规行为的司法判决对本次投票结果产生影响,本次股东大会表决结果将视情况相应调整。

  这是康达尔为抵御“野蛮人”入侵构筑的“壁垒”——早在2015年11月,康达尔即以董事会决议形式限制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部分股东权利。康达尔发布公告后,京基集团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董事会决议无效。一审二审的判决结果一致,均对京基集团有利。判决书称:京基集团即使违反了信息披露义务,但是其作为康达尔公司的合法股东身份毋庸置疑。法院认为:“上市公司收购主体资格”与“股东资格”并非同一概念,京基集团是否享有上市公司收购主体资格,并不影响其作为持有康达尔公司股票的股东权利。

  判决书称:股东的合法权利受法律保护,除非股东自愿放弃,否则非经严格法律程序不得剥夺或限制。这是现代公司制度的基石。尤其是股东表决权,是股东行使自己意志、参与公司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其他股东权利的方式,系股东的根本性、固有性权利,对其限制或剥夺,只能是由有权机关根据公权力、根据法律的明确规定、按照法定的程序进行,而不应允许公司董事会有权认定股东的违法行为,进而决定限制股东权利。

  判决书认定:在2016年7月29日召开的康达尔公司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以及2016年9月14日召开的康达尔公司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康达尔董事会)直接限制了京基公司行使股东表决权。

  近年来,“野蛮人”敲门事件多有发生。股东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股票,从而拿下上市公司控制权。上市公司亦高度警觉,新老股东摩擦不断,诉诸法律者亦屡见不鲜。此次深圳中院判决结果,将对此类纠纷处理产生示范效应。

  此前,西藏旅游(600749.SH)亦遭遇与康达尔面临同样的局面——“野蛮人”信批违规,大举增持。不过,其2016年6月的公告显示,股权战双方最终在法院调解下和解,“野蛮人”最终将股份减持至5%以下。

  12月12日,深交所发出关注函,要求康达尔在12月15日之前回复:面对终审判决,康达尔是否需要对两次股东大会的表决结果和决议效力进行调整和重新认定。如需要,相关决议的生效日如何确定。而康达尔在12月13日发布的公告中称:法院的这一认定与事实不符,将就此申请再审。目前康达尔尚未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

  12月13日夜间,康达尔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京基集团在终审判决后的新动作——京基集团拟自行召集康达尔临时股东大会,并要求公司董事会配合完成相关事项。这一公告并未披露京基集团拟自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的时间和地点等关键细节。

  康达尔公告称:此次京基集团提交的所有议案此前已有决议,要求公司配合无法律法规依据。康达尔已就此向监管部门进行汇报,并恳请监管部门对京基集团滥用股东权利、扰乱公司正常经营造成市场波动的行为采取监管措施。

  接近京基集团的有关人士称:这是京基集团在获得深圳市中院的终审判决后的决定,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在该议案提交给康达尔之时,深交所尚未就此下发关注函。

  根据《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普通股股东(含表决权恢复的优先股股东)有权向董事会请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应当以书面形式向董事会提出。若董事会和监事会未在规定期限内发出股东大会通知的,视为监事会不召集和主持股东大会,连续90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10%以上股份的普通股股东(含表决权恢复的优先股股东)可以自行召集和主持。

  “京基集团的下一步行动,取决于康达尔如何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如果康达尔将之前被限制的股份表决权计算在内,京基集团就不需要再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了,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该人士称。

  根据康达尔于9月18日发布的公告,9月14日当天参与表决的股份总数约占上市公司总数的75.48%;除去被限制表决权的19.80%的股份,康达尔实际计票的股份总数约为该公司股份总数的55.68%。有效表决中,同意罢免康达尔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占比约为38.33%,反对的约为61.66%,另有极少数股东投了弃权票。

  根据上述公告计算,若将这19.80%的股份计为有效表决,且选择同意罢免康达尔董事会和监事会,则选择“同意罢免”的比例已经过半,占到54.51%。

  目前京基集团持有康达尔股份约为1.2368亿股,占康达尔总股本的31.65%,是康达尔的第二大股东;而康达尔的第一大股东为华超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康达尔1.2373亿股,股权比例为31.66%。二者仅相差5万股。

  康达尔已于12月1日起停牌至今。公告称:康达尔拟筹划涉及购买资产等重大事项。相关事项经论证属于重大资产重组的,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康达尔停牌前股价为37.92元/股。

责任编辑:贺信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